考试前就想改的这篇文章,修改了一些片段和剧情。
  接下来想写个有趣的番外,算是复健用(。・ω・。)ノ♡
——

0.

  在仿佛永远不会结束的旅行中,レトルト对着星空时常常会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如果当时他没有突发奇想走近那不起眼的小酒馆,那么是不是他就不会遇见キヨ,亦或是キヨ选择去好好接受委托而不是在那里偷懒,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呢?

 

  キヨ将会过上平淡的一生,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对着一个自己都不明白的人进行没有结果的单恋。

 

1.

 

  レトルト曾试着占卜过所在的城邦的未来,如预想的一样,在任的国王虽然有些天真和任性,却具有仁心,关键的责任感也很强,故在大臣们的辅佐下也创造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可作为一个占卜师,レトルト有一个致命的且毫无缘由的问题——占卜自己和与自己相关的人时有很大几率会失灵。这导致了他无法为国王工作,因为一旦他参与了国家的一些决策,他的预测很可能会不准,反而害了国家。可不明真相的笨蛋国王把这视为他不愿意被禁锢在王都中的借口,目前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已经开始采取强制措施。

 

  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找个帮手,不仅仅是在旅途中防范一些魔兽和野兽,也是为了不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毫无防备地被一大群士兵绑走。

 

  所以他找上了这个叫做キヨ的佣兵,至少在能力这点上キヨ还是很可靠的,他擅长使用西洋剑,无论是动作的精准度和力度与任何一个骑士相比都不逊色,在紧急情况发生时的判断力也高的出奇。

 

  但是平常的为人吧…嗯。

 

 

  

  比如说现在,在这个迷宫中。

 

  像每一个RPG游戏中出现的,任何的旅途中,单纯的赶路都过于无趣,任何冒险者都想给自己找点应付无聊的乐趣。

 

  所幸在这片大陆上存在着古代留下的各种建筑和迷宫,建筑因为比较安全和美观已多被保护起来,作为景点存在。相反的,迷宫中因为多有怪物存在,所以被人们有意识的远离,现多是练习魔法和武术的地方。

 

  为了打消那种无趣,两人每路过一个迷宫都会去里面冒险,这次的迷宫并不是特别高阶,以キヨ的能力完全可以轻松应对,加之レトルト能够占卜到怪物的动向也可以避免与之接触,他们很顺利的就到达了终点。

 

  “レト桑!”

 

  打断他思绪的是从小河对面传来的恬噪声音,嗓门大的简直到了噪音污染的程度。

 

  “看这里有个宝箱!”

  “诶!”

 

  这还真是令人惊讶的事情。很早以前曾掀起过一阵迷宫热潮,当时整个大陆上所有迷宫里的宝物连带着宝箱都被席卷而空,现在在这里出现宝箱还真是令人惊喜。

 

 

  如果真的是幸存的宝箱,或许里面真的会有宝藏也说不定,レトルト也不知不觉的兴奋了起来,宝箱中往往不是秘宝就会是一些饰品,无论是那种都足够他们几个月的路费了。

 

  “那我要打开了——”

 

   故作玄虚地拉长语调,身着红色运动服(这身服装还真是一点不让人安心)的佣兵往前缓慢地走了几步到闪着金光的宝箱前,用手一点点抬起盖子,一点点,一点点,就在レトルト快要看见里面的内容而屏住呼吸时,“啪塔”一下地将手收回了。

 

  “就不给你看!”

 

  何等欠揍和得意的语气,要不是レトルト的长袍实在有些太长了无法渡河,他现在肯定早就过去把那个佣兵打一顿了。

 

  “好烦啊你!我已经占卜过了里面什么都没有对吧?”

 

  “忘了占卜师大人还有这么一招,那么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吧…诶?”

 

  对レトルト的能力持有绝对信赖,キヨ打开旁边的宝箱,却出乎意料地看到里面有个雪白的活物。

 

  “キヨ?”

 

  看到对方愣在原地,レトルト忍不住出声叫了他。

 

  “レト桑快看是今天的晚饭!”

 

  “哈?兔子?”

 

  虽然丰盛的野外晚餐保证了,但是レトルト仍然在意自己这些日子占卜出错的次数太多了,也差不多该受到キヨ的怀疑了。

 

  “你真的是占卜师吗?”

 

   质疑自己身份的话想必也会听见吧。レトルト坐在行李旁边,偏着脑袋看那边的佣兵。月光透过树叶的隙间零零散散地撒在他的身上,他正专注地处理着手中的兔肉。从这里可以看见他安静的侧脸,那双一直得意着的鲜艳眼瞳里此时正漾着一层温柔的银色。

 

 

  这家伙要是一直保持这个安静的样子的话应该会很受女性欢迎,毕竟长了一张这么端正的脸。不知不觉中看到入神,レトルト完全没注意到キヨ是在什么时候在他旁边坐下的。

 

  “最近レト桑是不是状态有一点不对?”

 

  大刺刺地开口,感觉刚刚的气氛一下子都变了。

 

  “…没有。”

 

  不想去承认,至少在他面前不愿意示弱。

 

  “无论是在哪个领域都可以做到得心应手,准率达100%的超↑厉害的占卜师。”

 

  “这是哪里来的的官方解释啊?”

 

  “笨蛋国王在发布レト桑的通缉令的时候上面写着的。”

 

  “原来还有那种东西吗wwww这国家干脆完结算了。”

 

 “是我瞎编的wwwww”

 

  “果然wwww”

 

  等到两人的笑声停下来,レトルト才叹了一口气接着说。

 

  “准确率100%是不存在的。”

 

  “由占卜师自己亲口说?”

 

  “因为是占卜师,所以才知道!准确率那种东西绝对不可以相信,就比如说如果一个人知道了自己将来的命运,而有意去改变它,那么就很有可能真的改变未来。”

 

  “那么レト桑占卜过自己的将来吗?”

 

  “目前还没有。”

 

  “就一点都不感兴趣吗?”

 

  “要是占卜到好的结果就会很开心,反之如果是糟糕的未来如果无法改变就只能痛苦地等待,我可不是意志强大的人。”

 

  无数次看到前来占卜的人悲哀地被杀死或是失去重要的人的未来,而自己却要一个个告诉他们,让他们明知有怎样的路在等着却没有办法去改变。

 

  自己简直就像是刽子手一样斩断了别人幸福的未来,扼杀了别人现在仅有的美梦。就是这样所以明明是自己最擅长的,也是最喜欢的占卜却也不想再去做了。  

 

 

  “原来如此…”

 

   身穿红色运动服的佣兵做出了不符合这身衣服的沉思的样子。

 

  “那来试试占卜我的未来吧!”

 

  “诶?”

 

  “听レト桑这么说,我也有些好奇了。”

 

  即使做了对自己也不会有太什么影响,这样确信了,レトルト对着一脸期待的佣兵点点头。

 

  “那…那我试试看,キヨ君把手伸出来。”

  

  レトルト的占卜能力是念力系的能力,对人占卜不需要任何辅助物品作为媒介,只要像现在这样,与对方有些许接触就可以完成占卜。

 

  随着温热的触感从指尖传来,一些片段的记忆也在脑海中闪现出来。

 

  “!?”

 

  那是如现在一般星空下的场景,与之不同是头靠在一起,嘴唇紧贴接着吻的两个人。

 

  是他和キヨ。

 

  由于视觉上的冲击感,他现在什么也说不出来。

 

  “诶?レト桑没事吗?我的未来就有这么糟糕?”

 

  “レト桑?”

 

  “为什么脸这么红?”

 

  “呜啊!” 

  呆滞了一段时间后,一睁开眼睛就是キヨ那张放大的脸,这使レトルト不得不想起刚刚那个场景,不由地被吓了一跳,他急忙推开了面前的佣兵。

 

 

3.

 

  在那之后的几天,レトルト又试着在キヨ睡着的时候占卜了几次,虽然看到的场景各不相同,但他和キヨ的关系总是固定的。

 

  恋人关系。

 

  恋人。

 

  那种怀抱着黏黏糊糊感情然后整天卿卿我我的关系。

 

  他和那个キヨ君?

 

  怎么想都不可能吧?

 

  因为他可是一点都,一点都不喜欢那个人。在疏远期结束之后,展现出真实的自我的キヨ一直都是一副自大的样子,而且还会吓唬他,在知道了他喜欢螃蟹之后甚至还和他开要吃螃蟹的玩笑。简直难以置信,怎么会有那么任性的人存在。  

 

  这是最初的印象。

 

  在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大概会在后面加上十分好相处这点。当然十分好相处的引申含义还有温柔,努力诸如此类的特点。

 

  要说恋人间的喜欢绝对是谈不上的,更别说要接吻了。

 

  明明自己想要不去在意的,但那样的记忆却大幅度地干涉了他的生活。

 

  因此为了改变那样的未来,レトルト决定采取一些措施。

 

  虽然那样决定了,但要如何让キヨ不喜欢上他,大体上来说キヨ会喜欢他才让人觉得奇怪,先不提性别之类的,光是从キヨ对待他的态度就很难觉得キヨ会喜欢他。

 

  而且即使自己主观上有些开始疏远他了,对方也并没有察觉,所以一定是哪里出错了,肯定是他的占卜失误了。

 

  等等,自己为什么是以他的占卜正确为前提的?大体上,如果キヨ和他关系密切的话,他的占卜会出现错误也很正常。

 

  但是那不就承认他和キヨ那家伙关系很好了吗?这也让人很火大。

 

  再者,变得不得不对着漫天星空考虑这些事情的自己也十分的不正常。

 

  レトルト裹紧了身上的被子,听着同伴安稳的呼吸声,想着这些令人烦心的事慢慢睡着了。

 

 

4.

 

  在他因这事情困扰了几天之后的晚上,他们遇袭了。

 

  一直燃着的篝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风吹灭,然后怪物聚集了起来。

 

  当然这些事情也是レトルト早上爬起来看到身边キヨ沾满血的衣服和身上的伤口才讯问后才得知的。

 

 而这个佣兵在击退了怪物,燃起了篝火之后,居然不知道清洗和包扎伤口就抱着剑靠着行李睡着了。

 

 “笨蛋キヨ...”

 

 于是听到声音醒来的キヨ第一句就听到了这句话,抬头看到レトルト黑着脸看着自己开始怀疑自己有没有什么事情做错了。

 

 

 

  

  如果自己不只是一个劲地想着自己的事情,而是预知到今晚有袭击的话,指不定キヨ就不会受伤了?如果自己的能力更加出色的话,也许就可以顺利地避开这些不必要的损伤?

 

  这是自己的错。

 

 レトルト一边心不在焉地一边帮キヨ包扎伤口着一边想。

 

  “嘶!”

 

  把他从自我责备的意识里唤回来的是面前佣兵吃痛的声音,而他包扎着的手臂正不断地沁着血滴。野外缺少消毒水,最后一点也刚刚被消耗了,レトルト急急忙忙地俯下身来用唾液帮伤口二次消毒,吐出了满嘴的血腥味抬起头来看到キヨ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

 

  “我一开始还以为レト桑是一个不近人情的人,但是现在看来完全相反。”

 

  “你也会做出这样的感慨吗?真是不像你啊。”再者你受伤我的责任也很大,怎么可能把你置之不理。

  “诶——那在レト桑看来我是什么样子的?”

 

  “任性,天真,无职,性格恶劣,不懂得气氛。”

 

  用绷带扎上一个笨拙的蝴蝶结,身着长袍的占卜师坐到他对面,稍微思索了一下,然后毫不留情地开口说道。

 

  “这不全是负面形容词嘛!?我给レト桑的感觉到底有多糟啊!”

 

  “在你没有把我叫起来的时候就全部刷满了。”

 

  “好感度吗?”

 

  “往负值。”

 

  “等等wwwwww为什么明明是保护了レト桑却是反效果?”

 

  “从一开始就只能是负值满值,这是命运定好的,我也改不了。”

 

  “既然是定好了的话…”

 

   佣兵毫不犹豫地,说出了他从不敢轻易说出的话。

 

  “那么命运就由我来亲手改变。”

 

  キヨ总是这样,无论什么时候都显得无所畏惧,即使看上去他在不断开着烦人的玩笑,对什么都不在意,其实一直在默默地努力着。他擅长的剑术,生存技巧这些,都是他在一点点积累付出才得到的。

 

  这样意志坚强的人,也许真的可以改变命运也说不定。

 

  明明自己做了那么多的努力去扭转那样的未来,现在,在キ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却反而不想改变这样的命运了。

  

 

  “キヨ君还真是说了一句不错的台词啊,没办法,给你加个五点好感度吧。”

 

  “噢要上升了吗!?”

 

  “虽然还是往负值www”

 

  “到底为什么wwww”

  

  “虽然遇袭了,不过レト桑没有受伤真是太好了。”

  “不会扣你佣金的放心吧。”

 

  “不是因为钱,只是看到レト桑完好无损就一下子安心了。”

 

  “キヨ君还真是天真。”

 

  “但是,那一点我也不是很讨厌。”他偏过头去,“所以伤要快点好起来,我们还要继续旅程呢。”

 

  “那是在关心我吗?谢谢www”

 

  “不是,那个是在担心我的安全,如果キヨ不能战斗了我要怎么办啊?”

 

  “是是www”

 

 

5.

 

  相处了这么久之后,キヨ也大概明白这个同行的占卜师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レト桑?不继续赶路真的可以吗?”

 

  事实上,レトルト暂时停止了要前往王都的计划,改为在附近的城镇歇脚休息,其原因即使不说出来キヨ也大致明白。

 

  “没关系,毕竟一路上下来钱也差不多用完了,而且之前还有村民要我帮忙占卜的,正好帮他们一下。仔细想想布丁也快吃完了,也需要去买一点。”

  

 

  才不是为了你的伤考虑。

 

  他就差把这句话直截了当地说出来了。

 

  レトルト的这一点——明明在为他着想却一点也不愿意显露出来,而是匆忙地找些可以轻易看穿的借口来掩盖。将脸偏到他看不到的角度也只是不为让他看穿这些借口,明明是年长的一方,却像个固执的小孩子一样隐藏自己的心。

 

 

  将他不愿意让人担心的这一点和这种变扭的性格结合起来,或许就是他独有的温柔。

 

  对于这一点,キヨ意外地感觉眼前的占卜师很可爱。感情之复杂真是很难窥清,明明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他像个笨蛋一样猜测着自己的心意。

 

  起初他只是好奇,觉得这个带着个可疑面具还身着长袍的占卜师很奇怪,所以凭着自己随意的性格而接受了那个保护他的委托。在两人接触之时,确实有一些隔阂,像是有无形的墙壁立在两人之间,对方无论做什么都像是在疏远自己一样。本来他也不很善于和人打交道,还老是被周围的朋友说是“不懂气氛的人”,和看上去阴沉又不愿意说话的占卜师根本不可能有友好关系,一开始他是这么想的。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自己越来越了解这个对外构造了一堵墙的占卜师,有的时候他也会产生一些微妙的想法,那是一种欲望——想要更加了解他,想要更加靠近他,想要让他心中的防备只对自己卸下。

 

  像是这样的欲望,作为一个旅伴或者友人来说是不是糟糕过头了?

 

  但是如果,只是说如果,自己喜欢レト桑这件事是命运定下来的,而恰巧命运没有将这份喜欢反向进行的话,他有足够的坚强意志去改变未来吗?亦或是,如果命运像是花瓣占卜一样的不定数,他能有方法去将未来削减成自己唯一期待的那一条吗?

 

  这是他随性的人生里的第一次正经的担忧。

 

  不过这份担忧千万不能让面前的人知道,这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祈祷。

 

6.

 

  平和的小镇中处处都是鲜草和野花的气息,集市里的叫卖声和孩子的打闹声交织在一起,完全是一派热闹而不失温暖的情形。

 

  “哈欠——”

 

  穿着厚重大袍子走在路上显得和小镇简朴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的人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引来了周围人的注目。

 

  “现在也到了这个季节啊,所谓花粉症患者的地狱——春天到来了。”

 

  “什么啊这个说法。”

 

  “这是事实,而且占卜师大人居然有花粉症总觉得…”

 

  “奇怪?”

 

  “不,只是普通的好笑www”

 

  “这有哪里好笑的啊!?向全大陆有花粉症的人道——哈切!”

  

 

  レトルト用袖子擦去了眼睛里的生理泪水,这使他的眼眶有些红红的。他又用长长的袖子捂住口鼻,露出要和花粉同归于尽一样的愤恨表情。

  察觉到旅伴不想再交谈,キヨ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

  

  总觉得和花粉症较劲有些小孩子气。

 

  真是的,花粉症那么严重就不要出门了,还是说工作原来对于レト桑重要到了这种地步。

 

  仔细想想,除了那次没头没尾的占卜以外,他还从未看到过他工作的样子。

 

  窥探别人的命运可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レトルト一直以来所看到的究竟是怎样的景象,キヨ即使去努力猜测了也并不能很全面地把握到。

 

  有人推测过世界是由无数条线组成的,那些线延伸到不可知的领域,向着未来伸长,那么人的脑海里也应该有着不同的线才对。即使个人的未来是固定的,线也应该随着时间和空间的不同,所取得节点不同,看到的东西也就不一样。

 

 

  即所谓个人脑子里拥有着无数的信息,而レト这个占卜师的工作就是要抓到他们未来的信息。

 

  要推测他人的未来也意味着要接受他人的过去,在这些信息之中藏着的恐惧,愉悦,愤怒,平和,这些感情也毫无疑问会感染观看者。

 

  长期以来考虑着他人的感情的你,究竟是这么度过的?

 

  キヨ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两个人到达了小镇中心的镇长家。

 

  如预想的一样,早已在占卜开始前那里就已经排起了长队,现在看到两个人走近,更是有认出来他们的人向这里投过来好奇的目光。  

 

  可能是从未有占卜师来到小镇里吧。迎着那些目光,レトルト虽然感到紧张但也还是把袖子拿开对他们露出微笑。

 

  “大家要为我后援哦!”

 

  “这是哪里的偶像啊wwww”

 

  “但是后援真的很有用!”

 

  “レト桑真的被大家所需要着呢。”

 

  “不,被需要着的明明是キヨ君你吧。”  

 

  “…是说レト桑也需要我吗。”

 

  “那不是当然的吗,キヨ君可是我雇来的佣兵啊!”

 

  像是在强调什么,レトルト把“佣兵”两个字说的特别重。

 

  原来只是佣兵这层薄薄的关系联系着我们啊——

 

  意识到了这一点后,キヨ不可置否地感到了失落。他确实想要更加接近レトルト,但与之相对的,レトルト却只是认为两个人还在简单的雇佣关系。

 

   雇佣关系。

 

  那种用金钱连接起来的,不带有任何感情和欲望的客观关系,不似两个相处时温暖的冰冷的字眼,简单地就可以断开的联系。

 

  不满足。

 

  像是有个声音在叫嚣着,想要永远的一起旅行,一起坐在篝火边烤兔肉,一起迷宫冒险,重要的倒不是有趣的旅行,而是和レト桑在一起,无论怎么样都会开心,哪怕只是无趣的聊天也仿佛可以聊上五六个小时一样。

 

  仅仅只是想和他在一起,不想只是这样的关系。

 

  

  想要将这种感情与对方交换,将自己的喜欢一股脑地全部灌倒他心里去。

 

  这种极端自私的喜欢,或许只有他才拥有也说不定。

 

  “那么作为佣兵的工作,今天也要好好地保护レト桑。”

 

  “又来了,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攻略性台词啊www不是说了好感度是负向max是改不了的吗www”

 

  “只要有勇气!”

 

  “那也没用的吧wwww”

 

  “未来是改变不了的。”

 

    认真地看着对方,キヨ一本正经地重复了以前レトルト说过的话。

 

  “キヨ君终于承认了吗?没错,未来是改变不了的。”

 

  “所以我……”  

 

  “打扰了!!!”

 

   强硬地打断他们谈话的是少女的声音。

 

 “我想占卜一下…那个…”

 

  两人同时回头看去,在门前站着的是一位身着当地朴素服装的可爱少女。那少女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听上去相当的紧张。

  

  莫非是又是那个!?

 

  至今为止为各种各样的人占卜过的身经百战的占卜师,唯有一个话题话题让他特别苦手。似乎很不凑巧地,面前的少女的视线没有一个固定的焦点,每当与他们两人有眼神交汇的时候又会匆忙地移开,双手也紧紧地攥着天蓝色裙子的下摆。

 

  “是关于恋爱的占卜!”

 

  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她坚定地说。

 

  果然。

 

  レトルト立下的flag真的灵验了。

 

  这么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还那么可爱的女孩子的请求,只要是个占卜师都不可能会拒绝,不,只要是个男人都绝对不会拒绝。  

 

  “可以的,那么请坐到这边的椅子上吧。”

 

  “嗯…谢谢。”

 

  “等一下,キヨ君为什么还站在原地?即便未来是未知的事情也仍然是隐私哦?”

 

  “诶——”

 

  尽管不情愿地拉长了音,但他也仍然知道这是不礼貌的事情。佣兵很快退出了房间。看来是看不到レト桑工作的样子了,他无奈地想,但在下一秒另一个想法就冒了出来。

 

 

7.

 

  时间临近黄昏,这个小镇的太阳下山得早,现在已是一半蔚蓝色一半暖橙色溶在一起的天空,从向东的窗口可以看到颜色略深的弯月悬挂在空中。

 

  总算今天的工作也要结束了,接下来大概就是最后一个了吧,他想,今天难办的恋爱话题也只有一个,帮助少女完美解决以后就一直是类似于我能活多久或是有没有什么可以避开的灾祸这一类的占卜。

 

  除了感情关系这个格外麻烦的占卜以外一切都是简单地,因为只有恋爱是会随着两个人中任何一点举动而改变,所谓地不定数就是这样。

 

  但是只有结果无论如何只有两个——“他喜欢我”和“他不喜欢我”。即便是再接近的感情,只要没有达到恋人的关系就始终只能称之为朋友。

 

  不过今天的那次占卜却是难得的大团圆结局,明显是两人的双箭头,只是迟钝的少女发现不了自己的心意,需要别人去点醒而已。

 

  在现实中这样双箭头的巧合又能有多少?如果他也可以为自己占卜的话,是不是就可以知晓自己应当做出的选择…

 

  但是再考虑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也没用,更何况现在外面还有一个站了一天之久的神烦佣兵在等自己,レトルト振作了精神,决定快点结束今天的工作。

 

  “下一个。”

 

  走进来的却是キヨ。

 

“我现在就整理东西,キヨ君再等一会。”

 

  原来工作已经结束了啊,他把面具摘下来放回了包里。

 

  “レト桑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是来占卜的最后一位客人啊。”

 

  “那么请坐……等等キヨ君来占卜吗!?”

  

8.

 

  “是我的话难道就不可以吗?レト桑差别对待!”

 

  “不,只是有点震惊,基本上什么都不考虑的キヨ君会想知道自己的未来什么的。”

 

  “嘛,尽管只是从教会学习的小毛孩长大到王立学院的学生,这种方面还是会在意的。”

 

  “是是,我会好好地帮你占卜来年的武术决赛是哪个队伍获胜的。”

 

  “不要破坏武术最大的乐趣啊!”

 

  “明明这就是キヨ君最在意的问题了?”

 

  “说的也没错,但是我想占卜的是那个——恋爱的问题啊。”

 

  “那么嫌弃的目光,即使是防御超强的我也会受伤的!”

 

  “早恋可是会被老师谋杀的哦,キヨ君。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不是这个问题啊wwww”

 

  “反正也就是想问和希酱有没有发展的机会吧,只是这样的问题不用占卜在这里就可以回答了。”

 

  “绝对没有可能。放弃吧!”

 

  “即便已经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好伤人!”

 

  然后两个人又聊了会天,直到月亮银色的光芒给地面铺上一层纱的时候,想起了主要目的的レトルト才将话题转回了主题。

 

  “时间过得好快…再不回去就晚了。”

 

  “每一次只要是和レト桑聊天,时间就会不知不觉过去。要是…”

 

  要是可以就这么一直下去,要是你能一直伴我左右。

 

  这种心情真是无法抑制。

 

  “也差不多开始占卜吧!既然キヨ君是我最后一位客人,那我就差不多拿出25.25%的实力来应对。”

 

  “居然连三分之一的份量都不到!我在レト桑心里就只值25.25%吗?”

 

  “不…大概2.525%。”

 

  “那レト桑只值得我拿出0.2525%的实力。”

 

  “你这家伙干脆被哥布林打死算了,佣金也减到0.2525%好了。”

 

  “哪里来的可恶的资产阶级!?”

 

   结果一不小心又扯出去了,レトルト决定不对这个异世界的专有名词进行吐槽,转而直接切入主题。

 

  “要占卜的内容是?”

 

  “大概是恋爱?”

 

  “不具体到问题的话我可不保证准确率。”

 

  “那之前的那一次占卜是为什么?”

 

  “因为没有主题所以只是随意的窥探了一下未来。”

 

    结果就正好看到了那样的场景。

 

    说起来在那之后キヨ就从来没有正经地问过这件事情,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吗?

  

 

  “嗯…是什么时候和未来的恋人邂逅的?”

 

  “这什么用词,听起来好恶心。答案是一年前。”

 

   即便レトルト是笑着说这句话但目光仍然是躲躲闪闪的,キヨ感到了明显的违和感。

 

  “从接受了レト桑的委托开始的话,会不会是旅行中遇到的人,啊没有遇到过希酱…”

 

  “你还在想那个啊www都说了绝对不可能了wwww”

 

  “起码让我抱有希望啊?”

 

  “有希望的话破灭了才更加难受,但指不定让キヨ君更加难受才好,所以我不否定也不肯定。”

 

  “接下来的问题是?”

 

  “那个啊,如果不建议的话我问一下,之前那次占卜的时候レト桑看到的我的未来到底是什么?”

 

  “那…那是…キヨ君因为我们被袭击而受伤的事情。”

 

  “嗯是那样啊——那么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那个恋人是男性还是女性?”

 

   疑点真明显啊,キヨ在心里想着,按照レト桑的性格又怎么会占卜到他受伤而没有任何准备呢?

 

  “这什么问题www回答是女性。”

 

  “是个可爱的人吗?”

 

  “嗯很可爱,是个直率又nice body的姐系女性。”

 

  “听起来像是我会喜欢的类型,真期待以后的发展,话说那个nice body的大姐姐我以前是遇到过吗?我倒是没有什么记忆…”

 

  “那个面包店的烘培师!”

 

  “有可能,但那个人我并不是经常见到啊?”

 

  “也许是以后会经常见到也说不定,比如说キヨ君突然迷上了炒面面包之类的。”

 

    没错,现在他确信了——这位占卜师绝对有事情没有说出来,因为一直以来他都在说谎。

 

  这种不信感,莫名的让他感到了火大。

 

  “那个啊…明明是可以占卜到的事情,レト桑为什么要说比如啊?”

 

  “这是因为…那一段未来我还没有看到。”

 

  “骗人,レト桑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说谎,那样直率又nice body的女性根本不存在。”

 

  为了可以更好地窥清占卜师眼中隐藏的情绪,气势渐渐唑唑逼人的佣兵将身体前倾,凑近了犹犹豫豫说着慌的占卜师。

 

  “你到底想要隐瞒什么?”   

 

9.

 

  绝对已经掩饰不过去了,面前这个佣兵气势汹汹的逼问使他更加不安。

 

  因为害怕现在的关系被改变,所以不断地想要忘记的这个现实,一直以来都在避免发生的事情就在刚刚发生了。

 

  害怕,急躁,焦虑,种种负面的情感重叠在一起,让他没有闲心去思考。

 

 不如干脆全部说出来,就算会被讨厌也罢,就算快乐的旅途就这样结束也罢,这样的话就可以轻松了。即使是自暴自弃般地做了消极的决定,如此沉重的想法也不想再一个人背负了。

 

 “我并不是一直在骗人。在刚刚的问题里,有两个答案确实是正确的。那个将来的恋人,你所想知道的那个人,确实是キヨ君一年前认识的,也经常见面的人。”

 

  看到キヨ露出终于猜到了的表情,红色的瞳孔像不久之前的那个晚上一样在银色的月光下闪着光,レトルト不想继续看下去转而偏过头看向一边。

 

  “キヨ君要是感到难受也好,讨厌我也好,想要改变这样的未来也好,或是干脆地撕毁雇佣书也好,我都不会提出异议。”

 

  “所以那个所谓的直率又nice body的姐系女性就是レト桑?”

 

  “谁是www不过这么说也没错。因为我擅自闯入キヨ君的生活,所以改变了你原来的未来。”

 

  被故作轻松的调笑的话打断消极的构想,レトルト一下子笑了出来。

 

  “我原来的未来是怎么样的?”

 

  “一帆风顺,有一个漂亮的妻子,一个完美的家庭…”

 

  “诶——也没有怎么样嘛,我果然还是中意现在的生活。每天都进行各种各样的冒险,可以作为护卫保护レト桑,当然重点是后面一个。”

 

  这和自己预想的发展完全不一样。

 

  也和已知的未来不一样。

 

  果然如自己所知的,这个人可以改变未来,或许正因为是他过于随性的原因,总是擅自地做出让人意外的选择,总是让人出乎意料。

 

  “我可以再问两个问题吗?啊!这次千万不能说谎!”

 

  “……你问吧。”

 

  “第一个,那个未来里我喜欢レト桑吗?”

 

  “嗯,喜欢,是キヨ君这方主动告白的。”

 

  “第二个问题——在那个未来线,レト桑也喜欢我吗?”

 

  “……”

 

  沉默。时间长到キヨ几乎以为等不到回答了。

 

  “那天晚上我看到的场景是我们两人在这样的星空下…嗯…接吻的场景,キヨ君觉得如果我不喜欢你的话会和让人那么讨厌的你做这种事情吗?”

 

  直到レトルト在温冷的月光下缓缓道出这句话,キヨ被压抑的喜悦感才终于爆发出来。

 

10.

 

  “两个人确实是在互相喜欢的。那么レト桑到底是在为什么而不安?因为改变了我的未来而感到抱歉?因为可能会变动现在两人的关系?”

 

  “那是...”

  不希望你像想要窥探未来的人一样对以后的世界后悔,不希望你因此就离开自己,害怕说出来后两人的关系会不可预测的改变,在真的变得亲密起来后,对未来再也无法把控。

 

“我觉得不是这两个中的任何一个,是レト桑在拒绝接受别人的感情。”

 

  那么多堆积在心中的考虑在キヨ说出这句话以后仿佛被删除了一样,瞬间消失了。

 

“没有那样的事情…”

 

干脆地无视了レトルト近似于自言自语的辩解,キヨ自顾自地说下去。

 

 “我啊,一直觉得即使是现在和レト桑成为了互相独一无二的人,却仍然觉得レト桑在抗拒我的接近,总是像不被信任一样!”

 

  “我对那样的关系,超——级——讨厌!”

 

  “所以…”

 

  “所以…?”

 

  “所以レト桑做我的恋人吧!”

 

  “哈?”

 

   之前还在擅自地说一些煽情话,结果却毫无预兆地发了一记直球。这样的画风突变,虽然非常符合キヨ的性格,但还是被惊吓到说不出话来的レトルト根本无法做出反应,只能呆呆地任キヨ拉起的手,跟着他做出十指相扣的动作。

 

  “没有回应的也没关系!我有这个自信让レト桑喜欢上自己。”

 

  “キヨ君太狡猾了。”

 

  “那…现在占卜一下一分钟后的未来吧?”

 

   伴着温热的体温传递中,他闭上了双眼,在无数的碎片世界里找到现在的那根的世界线。

 

   在那银色的月光照耀下,以满天的繁星为背景,他看到的是如之前所见的接着吻的两人。

 

   看来未来是肯定不会再改变了。

 

   交换着互相的吐息,レトルト这样确信着。

 

——END——

评论(11)
热度(27)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