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实际存在的一切人物无关!!!】

 

标题以及下划线歌词部分均是来自于心华 的《御守》。

 

有一个常见梗的自设,如果可以顺利写完的话,兴许会给一些解释——

 

修改以及添加了部分剧情,有时间的话建议全部看www

 

OOC!!!

OOC!!!

OOC!!!

如果没问题的话请↓

(顺便求留言和感想xxx复健复的太没有自信了)

  0.

 这道御守是恋爱的寄托,泡沫般的梦。
 我的不自由,是暗恋症侯下的结果。 

  1.

这一定是某种偶然。

是因为回家顺路和听到班级里女生的谈论所构成的双重巧合。现役男子高中生レトルト才会站在这个古老的简直不能再古老的神社面前,满怀着不耐烦的心情等待它开门的。

门口那里不是是谁挂起的「恋爱祈愿」的牌子格外的显眼,レトルト微微偏开脸不让自己将视线过多地放在那块木质的精心装饰过的牌子上。

可这种略显故意的动作完全无法掩盖住他此时焦躁的心情。

 

所幸现在不是旅游旺季,来这个偏远的神社参拜的人也非常少,他这样怕生的人才可以像这样自在悠闲地打量周围的风景。

刻画着各种角色的祈愿板互相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响,清晨的空气中弥漫着青草淡淡的气息。

周围异常的安静。

不过说起来…

将结缘作为噱头来吸引顾客参拜,真没想到现代的神社已经落魄到了这种地步。

尽管レトルト自己也是被恋爱噱头吸引而大早上到这里参拜的一员,却仍为这种商业性质的行为感到惊讶。

在这个世上,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怀抱着甜蜜而苦涩的心情,无数人掩盖着眼中的笑意,藏起嘴角的幅度,心中却为一次偶然的相遇而窃喜又烦恼。可在那之中真正可以两情相悦的却是少之又少。

因此为了不能如所愿一般自然形成的恋爱,就会有不少人选择将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神明大人身上。

‌但是レトルト的情况和他们大相径庭。

他所求的,不是所谓的恋爱成就,不是所谓的传达心意,仅仅是让自己不再痛苦,是让月老将自己和那个人的关系剪开的那种祈愿。

  

铃铛的声音响起三声,清脆的响声惊起了树上的小鸟。

请不要让他再来找我了。

‌五円硬币掉进塞钱箱,旋转了一圈之后滚落在箱底。

请不要再让我为他的事情而困恼了。

接近标准的两次鞠躬,之后是两次拍手。

保持着合掌的姿势,他合上了眼,虔诚地许下那个不依靠神明就完全无法自己达成的愿望。

请让我不要再喜欢他了。

他在心里祈祷着。

  2.

一边担忧着这么没有诚意的祈祷会不会奏效,レトルト顺便去求得了一个御守,虽然上面写着恋爱成就,但是按照穿着大胆的现代服饰的巫女的说——只要是和恋爱有关的愿望都可以实现。

虽然将自己的这种淡薄的感情划分在喜欢这一区域实在是有点微妙,但是他为キヨ困扰是确实的事情,并且这已经严重地影响了他的日常生活。

 

“咳咳。”レトルト干咳了几声。前几日在电视上看到的奇妙流感流行的新闻在他的脑中一闪而过。冬季有流感传播也很正常,对于他这类不怎么出门的人,只要周围的人不得病就没什么传染到自己的机会...笨蛋都不会生病,所以理所应当キヨ这种体育笨蛋肯定也不会得病,那么几乎只与他有接触的自己也理所应当的不会感染上什么奇怪的流行疾病的。

将天蓝色的布袋收进口袋里,抽开手的时候正好感受到了手机的震动。

 

命运肯定也是机缘巧合决定的。如果这个时候他没有将御守收进口袋里的话,就肯定不会接到キヨ的电话,也就自然不会有接下来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了。

 

偏偏选在这样的时候打电话过来。

レトルト皱起了眉,想着干脆不接免得自己心烦,没想到过了一会这烦人的家伙又打了一个过来。

“……キヨ君?”

“啊!终于接了!我还以为レト桑在做一些非常不好的事情所以不接我电话呢。”

“现在才八点啊,能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啊www”

默契地明白了对方在说着什么样的下neta,他也就如往常一样用吐槽回应了。 

“既然这样的话,レト桑应该在家里吧?”

“诶…等等…”

“我现在就在レト桑家门口,外面怪冷的,能开一下门吗?”

“不”レトルト果断地拒绝了,像平常一样的暴言不假思索地冒出,“キヨ君就继续在门口冻着吧。正好把你那被水填满的脑袋好好地清一下。”

“レト桑才是,摁了这么久门铃都没有听到是不是耳朵里面哪里的部位坏掉了。”

“你是想说鼓膜吗,姑且还是有在好好上课的?”

“和睡觉还被老师温柔地叫起来的レト桑不同,我可是有在清醒着上课的。”

“嗯——是吗——”
  
“那个棒读听起来非常的伤人!?”

“虽然很抱歉,但是キヨ君我现在并不在家里…”

换了一只手拿手机,他呼着气温暖着冻得发白的手。

“那レト桑现在在哪里?”知道友人平常周末不被物理强制叫醒就会赖一整天的キヨ少许有些惊讶,他思索了一下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平常的事。

“神——”被快节奏的聊天带跑,话一出口レトルト就意识到而不对赶忙改正。

“人类的生命起始的地方。”

“love h♂tel?”

“怎么可能是哪种地方啊!?”

真是的,他到底是为什么要为这样不正经的家伙而心烦成这样。自己的心情也是越来越捉摸不透了,对,指不定就是因为和这样奇怪的家伙相处久了所以他的正常人指数也被拉低了。

一定是这样的。

所以在对方说出那句“那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的一瞬间,他不可抑制的心跳加速也肯定是错觉,没错是不经大脑思考,直接传达到神经的产物。

绝对不会是他的本心。

他无视了对方吵闹的说话声,无视了神社祈愿板一阵阵的敲击音,顺带也无视了自己在周围安静的环境下显得过分清晰的心脏跳动声,对着手机假装冷静地应答着。

“那我现在就报警说有不法分子在我家门口。”

“诶——!?”

不出所料的话筒那边是拉长的戏剧性的回应。

 

 

3.

他在每个想念的每个角落,我却从未想过为什么。      

 

 

4.

 

现在レトルト回忆起他和キヨ的初识,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就如某部的轻小说的发展一样,在转学后第一天就被迟到的元气小巧后辈飞越过围墙一个膝踢完美撂倒在地,眼前的最后一幕还是现代已经绝种的小熊内裤。醒来后更是脑后充满了柔软的触感,眼前就是后辈紧张到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这肯定是每个健全男生都憧憬的事情,当然レトルト也不例外。

 

幸运的是他正好遇到了这个场景,不幸的是元气小巧后辈被强行替换成了比自己还要高一个头的神烦后辈,在把自己撂倒后居然还以一种让人后怕的方式带到了医务室,后来还失踪了,只留下了放学去足球社找他的纸条。

 

本想草草结束这事过上平淡快乐的高中生活的レトルト如实应约,在被キヨ踢过来的足球第二次击晕之后几乎放弃了思考。

 

这么一看似乎有一种不打不相识的味道,这之中机缘巧合过多几乎要让レトルト以为自己是这个时间线这部热血漫的男主角了。

 

可不知何时自己将这条世界线活生生地掰成了bl系恋爱小说。

 

他发现自己对キヨ抱有友人以上的想法时候是在偶然目睹到キヨ接受告白的时候,他那时正抱怨为什么现在都没有可爱女孩子喜欢他,就听到キヨ说自己有喜欢的人,语气一反常态的认真。

 

他一下子懵了。

 

那时候他就明白自己栽了。

 

他却深知这份恋情不应该存在的。

 

 

 

 

レトルト也尝试过和キヨ保持距离,但他越是后退,キヨ就越是接近,他也想过不去听不去看不去思考,可是无论在什么场合,即使是在换台时瞟到一眼足球赛的时候,他也会联想到那个意外瞄准自己的球而不自觉笑出来,即使只是在手机中看到了某知名人物时也会回想起他和自己谈起时那笑容。

 

キヨ几乎出现在他每个想念的角落,他从前竟从未想过为什么,一直到那一刻嫉妒几近寂寞的感情毫无征兆地灼烧神经。

 

明明是不该存在的,可他又对此无能为力。

 

喜欢的感情永永远远无法为自己所控制,但如果是神的话?

 

抱着这个想法,也基于命运定下的双重巧合,他来到了这个神社。

 

像其他人一样把无法达成的愿望寄托在神的身上,却是希冀带来快乐的因果完全消失。

 

 

 

如果キヨ一开始像现在这样违背了自己说过的要成为好朋友的话,离开了他家就好了。

 

好不容易到家却发现没人在的レトルト,他做了次深呼吸,努力想把失望的情绪和二氧化碳一起吐出去,却出乎意料地闻到了一些花香,就夹杂在厨房传来的甜点香味之间。

 

仔细想想藏起来的钥匙也有动过的痕迹,レトルト才隐隐想起之前有告诉过キヨ他家备用钥匙的位置。

 

考虑着下次应该把钥匙放在哪个位置,レトルト还是说服了自己给キヨ拨去了电话而不是发line。

 

握着手机顺着花香味来到厨房,レトルト一边听着背后播报着的新闻。

 

“近来,一种新型病毒出现在了东京等各地,引起了不小的恐慌。”

 

多半病毒和人类一起在努力发展,什么时候病毒强大到足以毁灭全人类也不出奇吧。他环视厨房,很明显キヨ到这里来过,并且留下了很微妙的东西。

 

“此病的患者会吐出花瓣,并伴着一般感冒的症状,故暂命名为‘花吐き病’。”

 

“此病毒不会导致生命危险,其他的影响以及产生原因目前正在调查中。”

 

“已知的传播途径有接触患者所吐出的花瓣,以及体液传染。”

 

无奈地感叹着将桌上散落得乱七八糟的细小的花瓣捡入垃圾桶的レトルト停下了动作。

 

“目前还无有效的治疗方法...”

 

 

——TBC?——

评论(14)
热度(15)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