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名是cp取的,又名有马有船

最后的骑士安x海盗雷

 

ooc严重!

如果没问题的话请↓↓↓



罗盘所指

 

0.

 

十多个沉重的炮弹带着火药刺鼻的气味自厚重的白雾中直袭而来,仿佛不受暴雨天气的影响,猛地炸开在华美的船身上。

 

 

贵族们的尖叫声混杂在船员的急呼中,本在宴会中欢愉的人们乱成一团,船长大声吼叫着赶快调转船头。

 

 

这艘为贵族设置的船却讽刺般的缺少了武装,唯有较轻的船和流体线形设计使他们拥有更胜一筹的速度,也是他们当下唯一的救命稻草。

 

 

可再快的船也抵不过炮弹的速度。敌船装弹的速度快得吓人,不到一分钟还未等他们调转船头的功夫,又是数十个炮弹划破乌黑的天空直冲而来。

 

 

霎时红光冲天,有黑色的什么在白雾中若隐若现,紧接着金色狮子为首破开白色,血盆大口中紧咬着鲜红的头颅。

 

 

黑金双色的庞大海盗船这才不紧不慢的跟出,比层层叠叠的乌云更厚重的黑色在伴随其上的雷电下闪现银光。

 

 

幸存的人泡在冰冷的海中瑟瑟发抖,波涛汹涌的海面下潜伏的鲨鱼和海兽正潜伏着等他们失去意识的瞬间,此时唯一的希望就是这艘缓缓驶过的大船缺少一些船员。可谁都知道这是一种奢望,因为每一个向往大海的人都认得那船首像。

 

 

立在船首的人一震手中的锤子,随着无数银色雷电劈下,狂风大作,卷起红色的海盗旗和他长长的头巾,他微微低着头打量海面,犹如睥睨一切的王者。

 

 

他确实是王者,却不被禁锢在任何一座城堡。

 

 

他是大海的王,从不被任何人奴役。

 

他狡诈却又狂妄,危险却又诱人,残忍却又荣耀,对财宝的贪婪使之甘愿放弃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1.

 

年轻的海盗船长雷狮不停开合手中的罗盘,不耐地皱着眉。

 

 

雷狮海盗团从乌泽多姆找来的藏宝图使他烦躁不已,先是完全看不懂上面的古代文字,好不容易跟着罗盘找来了学者,解答后却还是看不懂上面的内容,另一意义上。

 

 

塞壬的尾巴,海兽的鳞片,这些都还算好找。

 

 

可唯独骑士的精神,这种天马行空的要求,令人摸不着头脑。

 

 

他们已经在海面上航行了整整两个月,却仍无收获,就连他的大副兼弟弟卡米尔都劝他不要再执着于这一个宝物。可这次的宝藏是传说中的古代秘宝之一,拥有操纵海怪卡律布狄斯的能力,没有海盗不畏惧旋涡,而卡律布狄斯正坐落在大漩涡中,一旦可以得到这个意味着真正的称霸海洋。雷狮总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武器,财宝,只要是他所看重的,无论是什么,他都一定要得到,哪怕是面对这么想象力丰富的藏宝图。

 

 

打断他思绪的是礼貌的敲门声。

 

 

“大哥,现在方便吗?”打扮整洁的不像个海盗的少年推门走入。

 

 

“嗯?”雷狮仍旧想着什么的样子,示意卡米尔说下去。

 

 

卡米尔的视线越过房中堆着的大大小小的宝箱,最终定格在雷狮手中的罗盘,自从他们炸了那艘毫无价值的船后,雷狮就一直是这幅样子。多半又是罗盘失灵了,卡米尔走近,先打开了雷狮背后的窗驱散房间中的酒味,然后果不其然地看到了乱动的指针。

 

 

雷狮的罗盘虽然不能指南,却有着一个特别的功能,它可以指出所有者最需要的事物的所在之处,像现在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雷狮已经得到这件东西,也就是他们寻找的——骑士精神,要么这样东西已经不存于世了。

 

 

卡米尔本就阅书无数,对骑士和骑士精神也有一定的了解,但他回想起打捞上来的金银财宝时怎么都无法把骑士的美德套在那些大腹便便的贵族们身上。

 

 

仅剩的希望只存在于打捞上来的极少数的人里面,这已成事实。卡米尔自己都有些焦躁,何况是极度想要卡律布狄斯之力的雷狮,因此一听到这极少数基本上都苏醒的报告,卡米尔马上就赶来通知。

 

 

因为拥有雷神之锤这把神话中的武器,雷狮的船总是随着雷电和暴雨出现。不过雷狮倒是乐于见到这样的天气。

 

 

俯视弱者在电闪雷鸣下苟延残喘着求饶是船战中的一大乐趣,弱者是没有生存的价值的,因此海盗团的船上总是会挂上红色的旗帜,这是一种海盗间的约定俗成——一个不留。

 

 

所以托尔号的地牢从未有过客人,这次为了寻找骑士算是破了例。冰冷的牢笼总算有些人的气息,却仍然改变不了它阴暗潮湿的氛围。

 

 

卡米尔是第一次来地牢,他多少感觉有些不适,从口袋里摸出了颗糖含在口里才感觉好点。

 

 

扫视了一圈确定大致人数之后,像卡米尔建议的一样,雷狮命令船员把人都带上去。

 

 

走上最后一节楼梯的时候,雷狮感到卡米尔的脚步猛地一滞,回头就见卡米尔正盯着地牢的最深处。

 

 

只见一只老鼠从幽暗的角落蹿出来,飞快地跑了过去。

 

 

“看来是我多虑了。我们走吧,雷狮大哥。”

 

 

 

这片海域放了晴,难得一见的阳光一扫海盗船上的潮湿,等到了甲板上,雷狮才发现现在还在下雨。细细的雨丝隐隐折射出柔和的光,气压也稳定在一个合适的范围中,令人舒适。可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却不见得有多令人舒服。

 

 

雷狮虽说向来难以捉摸,有时也会突发奇想地放走所有的人,但唯独面对贵族,总是显得格外的残忍,从未留过活口。

 

 

没过一会几乎所有的船员都已经聚集在甲板上,期待地等着雷狮发号命令。倒不是因为这出乎意料的太阳雨,反而是因为空气中即将弥漫起的血腥味,每个海盗血管里都流着古怪的血,越是残酷的场面越让他们沸腾。

 

 

 

雷狮的耐心在一声声的枪响中慢慢被抹去。

 

 

审问并没有花多少时间,面对冒着黑烟的枪口,生活在温室般宫殿里的腐败贵族们甚至无法拿出对着穷人的任何一丝傲气。他们只会匍匐于地,恳求面前年轻的船长网开一面,有人还报出自己有多少财产,妄想和海盗进行一次交易。

 

 

眼前蓄着可笑长发的男人趴在地上被问到骑士后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绞尽脑汁的思考也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转机,接着对生的渴望使他想尽一切办法,甚至连自己的妻女都愿意上供给面前的年轻船长。

 

 

雷狮只是表情不变地示意船员继续开枪。

 

 

“砰。”一声枪响,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

 

 

又是一人倒地,审讯仍在不紧不慢地进行,卡米尔瞟了一下剩下的为数不多的人,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

 

 

船员打捞上来最后一人时,卡米尔也在旁。那青年年龄与雷狮相仿,之所以会引起他的注意,是因为他相较于普通贵族没有带任何首饰,服装也是最简单的,浑身上下只有别在腰间的两把佩剑剑柄上的蓝黄双色的宝石还值些钱。

 

 

但现在这个人不在尸堆里也不在人群里。

 

 

卡米尔将目光转回雷狮身上,看着他微微勾起的嘴角,他记忆中的大哥总是笑着的,那常是一种嘲弄的笑,狂妄、不可一世。这缺乏赞许的表情,却比任何美好的更加迷人,因为他拥有从不畏惧任何事物,比任何宝物都熠熠生辉的压倒一切的强大自信。

 

 

不过即便少了一人,也对接下来的审问没什么影响。不会有人蠢到在行刑时突然冒出来给别人挡枪的,况且甲板上有数十个船员,要在雷狮手中脱身更是不可能。

 

 

可卡米尔失算了。

 

 

真就有这样的傻子会在开枪时突然蹿出来。

 

 

白色的身影猛地扑向持枪的海盗,两人很快殴打在一起时,周围的海盗们正起着哄呢,就见火花崩开,一颗子弹不偏不倚地直接射穿了雷狮被海风带动在空中长长的白色头巾。

 

 

这下海盗们再不敢发声了,就连此时被压在不知名的人身下处于劣势的海盗也不再动弹了,只有海鸥的叫声仍在突然安静的空气中回响。

 

 

那人似乎发现了气氛不大对,保持着紧握剑的动作抬起头来,茫然地看了看周围,最终将视线定格在站在甲板二层的像是船长的人身上,嘟囔道。

 

 

“现在恶党的穿衣都流行这种款式吗?”

 

2.

 

 

骑士精神,那在二百年前还是一种主流的精神,可渐渐地,人们对金钱的欲望逐渐膨胀,没有人再把荣耀作为精神追求,世界紧接着步入了大航海时代,一批批的年轻人前赴后继地加入海盗的队伍,烧杀抢掠无所不做。

 

 

信奉骑士精神的人已是少之又少。

 

 

这位被卡米尔暗暗在心中认为别是个傻子吧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仍然坚持着自己是最后的骑士,进行修炼的安迷修。

 

 

安迷修本想去看望此时已经隐居的师傅,又收到被助贵族小姐的邀请,因此乘坐了这艘贵人专用的船,结果哪知还没到岸就直接被雷狮海盗船的“托尔号”击沉了。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他也仍在竭尽全力地救人,心念着能够帮到他人而结束生命,也是他这最后的骑士最好的归宿了。

 

 

可他没死。

 

 

他从地上爬起来时全身都在痛,特别是背部。还没干透的衣服湿哒哒地黏在身上,散发着硫磺般的海水的气味,却比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要好闻的多了。海盗们饮酒作乐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他才从刚睡醒的迷蒙中完全清醒。

 

 

安迷修被关在最角落的囚笼里,之中除了自己躺过的地方都积着厚厚一层灰。他依着蜡烛黯淡的光大致估算了一下地牢的大小,发现这船几乎比他乘坐的大两倍。他隐隐想起最后的视野中的海盗旗,心中更觉不妙,他认得那用雷电代替尖刀的黑旗,那是恶名昭著的雷狮海盗团的船。

 

 

有人猛地咳嗽的声音把他从不安中带出来,他急忙回问,却没收到任何回答。

 

 

他还是觉得先离开这里再做决定比较好。

 

 

所幸安迷修略懂一些开锁的技巧,他本自认不需要这一类技巧,可只有现在稍退一些,才可以帮助周围这些人。

 

 

要打倒门口醉醺醺的海盗不是什么难事,安迷修很快搞到了海盗的一身衣服,不过这满是酒肉的气味也没有比他的好到哪去。

 

 

反而要在这么大一艘海盗船上找到自己的武器才是真正困难的。

 

 

不过这最后的骑士运气也是好,没过多久,所有的船员都聚集到了甲板上,他很快在人群中找到腰间别着他的冷流的人,可热流似乎在另一人身上。一直不离身的武器被人拿去着实令人糟心,可真正令他愤怒的是这艘船上正发生的事。

 

 

安迷修从未见过像这样单方面的杀戮——一条人命竟能像一片海鸟的羽毛一样毫无重量,只由一个简单的手势决定。

 

 

在他自己的大脑都没来得及做出指令之时,他已抢过自己的佩剑向持着枪的人冲了过去。

 

 

接着就是现在这幕。

 

 

雷狮一下黑了脸,举起手中的雷神之锤猛地砸到地上,响应主人的召唤,数道雷电顺着锤子在木板上散开,乌黑的云层从雷狮的身后逐渐逼近,一点点吞食原本蔚蓝的天空。

 

 

可唯独雷狮那一长一短的发带完全没有理解此刻主人不爽的心情仍旧顺着海风肆意飘荡,但这举动彰示着若是有人现在笑出了声,他们的船长会让他再也笑不出来。

 

 

沉重的气压顺着电闪雷鸣压在所有人的身上,几乎有体弱的人将要站不稳。可安迷修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趁此机会摆脱了身下海盗的钳制,快速地从过去挡在站在人群中央的贵族面前。

 

 

“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们的。”

 

 

察觉到身后人的不安,安迷修回过头给他们一个微笑,绿色的眸子在仅剩的阳光下显现出少许的橙色,温暖柔和,似乎真的可以扫走一切阴霾和危险。

 

 

“我安迷修以骑士之名起誓。”


——TBC——

评论(4)
热度(39)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