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马的骑士安x其实不止一艘船的雷

 

OOC有。

 

如果没问题的话请↓↓↓


罗盘所指


3.

 

尽管雷狮身处二层,但两个月的焦躁导致他对骑士这个词极度敏感,安迷修的话清楚地传到他的耳中。

 

 

手中的罗盘也不再胡乱摆动,而是精准地指向了安迷修的方向。

 

 

既然需要的东西已经找到,他现在也不需要罗盘了,一合盖子,将其随意地丢到后面,雷狮从二楼一跃而下,正好落在了骑士的面前。

 

 

赶忙去给自家随意过头的大哥善后的卡米尔慌张地接住古代秘宝,就听到雷狮突然笑了起来。

 

 

感到莫名其妙地不只有卡米尔一个,还有在这过程中立在原地一直没动的安迷修,因为摸不清接下来这嚣张的海盗要做的事,他只得紧握手中的剑,时刻防备雷狮的下一个举动。

 

 

“你是个骑士?”

 

 

雷狮不再走近,而是停在安迷修前三英尺左右。

 

 

“没有必要告诉你这样的恶党。”

 

 

尽管没料到雷狮的问题,安迷修愣了愣,还是紧盯着雷狮的双眼,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

 

 

“这可是我的地盘,说这种话的后果是什么你知道吗?”

 

 

好不容易找到的骑士(暂定),雷狮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杀了他。他从腰间抽出枪却没有对着安迷修而是对着他想要保护的贵族。

 

 

“再问你一次。”他将手指放在扳机上,语气平淡到随时开枪也不足为奇,“你究竟是不是个骑士。”

 

 

“这个恶党...”

 

 

安迷修沉默了一下,最终挺直身体,弯起嘴角,语气中充满了难以掩盖的自豪感。

 

 

“没错,我就是最后的——”

 

 

 

每个人都秉着呼吸,毕竟这接下来的两个字代表了他们即将到手的宝藏,这时突然突兀地冒出一个声音。

 

 

“马呢?”

 

 

安迷修僵硬地转过头去,刚刚还充满自信的表情还凝固在脸上。说话的人被旁边的同伴称作佩利,此时还没反应过来所有人都盯着他。

 

 

“咦?可是卡米尔不是说骑士都有马的吗?”

 

 

“蠢狗,大海上哪来的马?”旁边的海盗——帕洛斯挂着一幅人畜无害的微笑冷嘲热讽道。

 

 

佩利这才恍然大悟,却没想安迷修已经阴了脸。

 

 

说起这马可是安迷修的逆鳞,刚踏上骑士的修行之路时,他刚救下一对姐弟,但他还没自我介绍完,那姑娘就一针见血地指出他从未想过的问题。

 

 

“没马还算什么最后的骑士。”

 

 

这一句话犹如一根利箭扎在安迷修的心上,可他好似就与这马无缘,趟趟存好钱去买趟趟售空。好不容易这次贵族小姐将自家的马赠与安迷修,他满心欢喜地将马带上了船,准备和马一同看望师傅。

 

 

后来?

 

 

后来马和船一起沉了。

 

 

“对啊,不是号称骑士吗?马呢?”

 

 

察觉了安迷修的变化,雷狮心觉这之中有蹊跷,也觉得安迷修的反应相当的有趣,于是也玩笑般跟着问。

 

 

被提及了两次伤心事,安迷修打算避开回答这个问题。他将冷流收回剑鞘中,重新站回到雷狮的面前,没有一点畏惧地直视雷狮。

 

 

“所以,你们要找骑士什么事?”

 

 

作为回应,狡猾的海盗紧盯骑士的双眼,其瞳孔颜色像极了雷神之锤上的绿水晶,纯粹干净。他步步紧逼,像是要把安迷修这个人彻彻底底地看穿一样,骑士也毫不示弱,不后退也不闪躲,任由海盗靠近,他还是不掩任何一个厌恶的表情。

 

 

即便处于生命危险之中,仍不对邪恶屈服,即便生命逝去,也要固守骑士的荣耀。

 

 

雷狮这下终于可以肯定没有找错人了。

 

 

直到双方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炙热的呼吸,雷狮才缓缓开口。

 

 

“我需要你,加入我们。”

 

 

 

4.

 

 

“我拒绝,和海盗同流合污有背骑士道。”

 

 

安迷修皱着眉直截了当地回答了。

 

 

听闻这话,旁边的人群顿时炸开,海盗用嘘声表示不屑,更有好战分子已经兴致满满地拿起了武器,要不是雷狮还在这里站着,多半就要直接冲上去。

 

 

雷狮却对这样的反应不以为然,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就一手把玩起雷神之锤上的挂坠一边打量起安迷修。

 

 

安迷修身为贵族长得算是不赖的,一双绿色的眼瞳最是突出,之中的光芒仿佛从未黯淡过,恒久地闪烁着一种正气。他虽说没有一点优雅气质却浑身是青年人的英气,匀称的身材一看就有每天锻炼,尽管穿着大小不和的海盗的衣服也没有任何违和感。

 

 

什么骑士,危险的时候还不是剥了别人的衣服,穿得还有模有样。

 

 

尽管找到了需要的人让雷狮十分欣喜,但这不代表他对安迷修就有好感,在他看来,安迷修不过就是一个一次性品,用完干脆地扔掉或者杀掉都行。雷狮早就知道这假惺惺的正义骑士当然不可能接受他们海盗的请求,他只是想尽可能地让安迷修感到反感。

 

 

况且安迷修已经在他船上,难道还能找匹飞马飞了不成。雷狮有的是时间和他耗着。

 

 

“是吗?”雷狮轻笑,微眯起的眼睛说不出的危险。

 

 

安迷修被盯得发毛,顿时有不好的预感。果然随着声音炸响,一道道落雷猛地砸到他紧紧护在身后的人脚边。吓得贵族们一声声惊叫。

 

 

“安迷修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协助我,要么成为我的阶下囚。”

 

 

尽管这么说了,但雷狮明白安迷修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安迷修尽管固执,却不傻,他很清楚这两个选择的利弊。

 

 

尽管没有受到任何的封赏,安迷修仍旧是个骑士,如今竟要去帮助杀人不眨眼的海盗,这必定会是他一生的悔恨,即使现在自杀,他也不想要这种对骑士荣耀的玷污。


但出于某种他不知道的原因,雷狮和他的船员很需要他,可这并不代表雷狮需要其他人,现在他是唯一雷狮想要的,也是唯一可以和海盗谈判的筹码。

 

 

换句话说,他可以提一定的要求。

 

 

所有人都说不要和海盗交易,他们总会毁约,最终肯定是得不偿失。没有人相信海盗,没有人可以保证他在没有利用价值之后,这恶党不会随心所欲地把他丢到海里喂鱼,或是扔到孤岛上自生自灭。

 

 

安迷修想了很多,在被侮辱和拯救他人之间来来反反,他也想了很多无关紧要的事,从自己还没完成的骑士修炼,到还没骑过一次的马,最后再到对师傅信誓旦旦许下的誓言。

 

 

 

“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他沉默了有好一会,最终只是直视雷狮,带着七年前的坚定不渝的微笑,安迷修还像是最初那个憧憬骑士精神的少年,骑士的字典里不存在畏惧,只有勇往直前,哪怕前路只有荆棘,哪怕那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只要你放了他们,我愿协助你。”

 

 

被骑士荣耀镀了边的诺言不难出口。

 

 

“我以骑士之名起誓。”


再一次的誓言仍是为了他人而作。



——TBC——

评论(4)
热度(34)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