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梗是kink风糖巨巨和赤泽的麻花辫魔勇。

青草的气息,便利的魔法持续净化着因为密闭空间而不能流通的空气。清新的感觉使阿鲁巴感到舒服,但他却不是很开心。

从阿鲁巴被关进这个牢狱算起已经过了很久,虽然他已经熟悉这个地方了,有个地方却让他非常困扰。

那便是头发。

国王将他关在这个地方,同时也下达了命令,除了西昂以外的任何人都不能进入这里也不能带入任何东西。虽然上次西昂来的时候拜托了他带上剪刀,但是这一个月过长的头发还是严重干扰了他的日常生活。

比如说在吃饭的时候,长发会随着低下头的动作滑倒汤里。洗完澡之后,头发湿湿的搭在身上也非常难受。看东西的时候,头发也常常会甩到自己。

当然最糟糕的还是有的时候,西昂会会抓住他的头发欺负他,一边摸着还坏心地说出“勇者桑你的头发真好看…摸起来真舒服,难道你其实是女生吗?”这样嘲笑的话。

一想到这里,阿鲁巴便更是下定决心将头发解决掉。

阳光灿烂的午后,他开始了拟定已久的绝不屈服于长发的行动。

不过刚开始就卡住了。

等等我这么笨的手,如果自己剪了之后还能见人吗?他捂着脸无奈地想,放下手中的剪刀,开始环顾四周。

“唔…”有没有什么可以扎头发的东西呢…

随着阿鲁巴的转身,栗色的发轻轻地摇动。伴随着每一次的动作,那发丝就在空气中划出柔软的幅度。即使阿鲁巴因为头发而十分的困扰,但是因为是身体的一部分,所以他还是有非常细心的对待。阿鲁巴的性格就是这样,即使是再麻烦的事情,也会认真的一丝不苟的对待。

最终他的目光停留在一直摆在床头的红色方巾上,这是西昂的围巾,尽管因为阿鲁巴一直都戴着它而显得陈旧。但是他却一直保留着,在阿鲁巴的心目中这是两人友情的见证,是一直伴随着两人的存在。

“不过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吧?虽然把你当做头绳有些可惜你了。”

重新坐回了唯一可以被阳光照到的桌子前,他拿起围巾,僵硬地将头发束成一圈,用围巾系上。生疏的动作扯到了头皮,他即使感到疼痛也仍然继续尝试着。

阳光透过监狱高高的铁格子窗照了进来,少年栗色的头发折出柔和灿烂的光。他有些紧张地梳理自己的中长发,不是很白皙却骨骼分明的双指代替了木梳,一下一下,动作轻柔。

总算是弄好了,阿鲁巴纠结了一下自己要不要照镜子。最终还是翻开了那个红狐镜子的翻盖的。

栗色的麻花辫在尾部用红色的方巾系起,此时正服贴地躺在肩上。尽管是长发,但并不显得镜中的青年女气,而是增添了一分秀美。

阿鲁巴对着镜子沉默了半晌,然后“咚”地一声趴在了桌子上。麻花辫随着他的动作而划到了他的眼前。

他侧着头不敢直视映照着自己的镜面,栗色的麻花辫随着他的动作而划到了他的眼前。
带着香皂气息的方巾挠动着他的脸,与头发上洗发水的气味结合在一起。

他看着那熟悉的红色,想到了西昂红色的双眼。然后脸红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太阳照射还是红色方巾渲染的原因。

『感觉自己…像那家伙的女朋友一样呢…』

慵懒的午后,恋爱的花根在少年心里悄悄滋生了。

omake

『什么吗…勇者你就这么对待我的围巾吗?真是讨厌呢,我的围巾也要染上垃圾山的味道了。好臭——』

『我什么味道都没有闻到啊!!!那个说法好过分!?既然你那么讨厌我就把它还给你!』

『我才不要…那么脏的东西。勇者桑你就自己留着吧,不过真是太好了。』

『恩什么太好了?』

评论(10)
热度(34)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