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差真的会改变两人的关系吗,我抱着这样的疑问写下了这个东卷短篇。很渣注意!东堂不知道被我崩到哪个次元了)

我在繁星簇拥下酣睡,而你却在阳光围绕中迎来一天。

东堂百无聊赖地摇晃着手机,脑中突然闪出这么一句煽情话。他趴在桌子上,胡乱地想着他和他在意的那些事情。

比如说收到的情书,比如说卷岛裕介,再比如说他已经去了伦敦一个月这件事。

伦敦在零时区,而东京在东九区。夏天时差为八个小时,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是很短,但足以将他和卷岛分割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他晨练的时候,卷岛穿着他那套品味糟糕的绿色条纹睡衣带着睡帽享受美好的睡眠时光,他准备睡觉,给卷岛发去一句『晚安我好帅』的时候,对方正好在喝下午茶。

无论如何,他们都不可能在同时干相同的事情,拥有相同的心境,连仰望同一片星空都做不到。想到这点,东堂觉得他与卷岛的距离一下子远了起来。

他长且缓地叹出口气,看着那团白雾慢慢地升上天空。当那团白雾消失在天际的时候,他做出了想要去爬山的决定。

登上承载着两人回忆的坡,这可能能够让他们的距离近些。
——东京时间:八点

——伦敦时间:零点

一路无声,没有加速,糟糕的感情也丝毫没有变好。本来想打破个人记录的打算也因此而取消。

他抬起头望向前方。

恍惚间,东堂尽八看到有人在自己眼前晃晃悠悠地爬坡,那个熟悉的身影大幅度地摆动着,玉虫色夹杂着少许红色的长发笼罩着柔和的金光。他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又再度紧绷起来,在安静地加速之后,他毫无声响的到达了山顶,却在没有看到那个身影——那个玉虫色再度消失了。

『思念成疾。』这个成语用来形容现在的东堂尽八再好不过了。他满脑子都是卷岛裕介,满脑子都是,塞得满满的,甚至让他没有闲工夫去思考别的事情,那之中还包括他对他的对手兼好友的感情。

直到他与小卷有了九小时的时差之前,他都以为那只是亲友之间正常的感情。但是现在他感到了奇怪,每当想到自己无法见到卷岛,无法立刻看到他的信息,听到他的声音,东堂就感到胸口一阵闷,就连呼吸也开始发疼。就像是生命中缺少了什么重要的部分一样。

东堂自嘲地笑着,自言自语道:“原来我对小卷的友情那么黏腻?”

微风拂过他的耳边,带来了回答。

他想现在就发消息给卷岛,于是他掏出放在背包中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再次拉远了他们的距离。

他把对话框里刚刚打出的几个字删去,再次将手机放进包里。当碰巧看到自己T恤上的数字时,几乎在心里发誓再也不要穿这件曾为自己最爱的衣服了。

『小卷我跟你说哦!我现在超级讨厌八这个数字!!!』

——东京时间:十二点

——伦敦时间:四点

东堂离开了山坡,准备骑车去拉面店草草解决中饭。他一路观赏着周围的风景,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日本的街道上很干净。

高中时期的东堂往往会在这个点思考社团活动后该跟卷岛说什么内容,尽管最后真正握住手机的时候,他却总是忘了那些已经准备好的台词。要是我当时多和小卷说一些话就好了,他有些懊恼地想到,不过那时候他就经常被卷岛拒绝了。

虽然小卷一直在拒绝我,但是他还是没有把我设为黑名单!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口嫌体正直?!果然还是我那么美型不会有人愿意拒绝我的哇哈哈哈哈哈!

后来他又想起每天与卷岛聊天的内容,卷岛总是不经意地提起他自己生活的困难,有次一个人生病躺在公寓里没人照顾只好等着康复,有时累的一回家就倒头睡,饭也没顾得上吃。

当东堂被一声弱弱的”东堂大人”给喊住的时候,他刚好想到之前卷岛和他说觉得长发麻烦又舍不得剪的事。

他停住车,回头看向那个低着头的高中女生,她漂亮的黑色长发束成一束搭在肩膀上,看起来清新舒服。

“东堂大人…自,自从看到您的比赛之后就喜欢您很久了…请问您有没有正在交往或者喜欢的人?…”

那个女生似乎是紧张过头了,一直不敢抬起头,声音也颤颤巍巍的。

东堂虽然自称非常受欢迎,但是在大街上被女生告白倒也是第一次。他有些发愣,放在口袋里的手紧紧抓住手机。如果是小卷被告白会怎么样呢?他想。

他想当场询问卷岛的感受,但是迫于八小时的时差也不可能收到回复。

『我怎么会知道咻,再说被告白的人是你,这种事情请你自己解决咻。』

女生看到对面的人久久没有回答,只好小心地抬起头看向东堂,。当看到对方带着笑意的表情时,她一下子了然了,同时也鼓起了勇气,突然坚定起来的表情吓了东堂一跳。

“原来已经有让您笑得那么幸福的重要的人在了,请一定要好好珍惜那个人。这个曲奇给您希望您能和那个人一起享用!”

然后她把漂亮精致的袋子往东堂手里一塞,急急忙忙跑走了。

东堂还没有来得及说谢谢,只好看着那个身影一点点远去,马尾在身后左右摆动着,划出青春的弧线。

他的心也一愣一愣的,思绪仍然停留在之前女生对他说过的话,他面向旁边店铺被擦的一尘不染的玻璃。看到自己那张无比英俊的脸上呆住的表情,他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试着想了想卷岛在伦敦的那些值得开心的事情。

他轻轻的笑了一下,不像平时的大笑笑得那么猖狂自恋,那种微笑很难形容,就像是你想到自家情人和自己开玩笑时的那种搞怪表情时会不自觉的表现出的那种感觉。

不过这种比喻用在小卷身上肯定不太好,毕竟卷岛现在还不是他恋人,而且也不会对他做任何亲昵的举动。

这么自然的想着,东堂骑上自行车。想到那个女生离去的背影,他冒出了拐道去给卷岛买几根发绳的想法。

他忍不住幻想小卷扎起头发的样子,然后意识到自己糟糕的想法之后又感到了一丝羞耻。

——东京时间:十五点

——伦敦时间:七点

直到东堂坐在图书室里一手捧着书,一手拿着表,看着短针终于指向三的时候他才终于发现之前自己居然有那么一瞬间想象了卷岛成为自己恋人的样子。

他为这个想法感到好笑,在他的认知里,卷岛和他只有友情,不过是过于黏腻的友情罢了。但是有谁的友情是这样日思夜想的?他反问自己,最终他决定不再想了。

于是他打开通讯页面,飞快地在界面上点了几下,又删掉,然后又点几下,却迟迟没有发送出去。

他知道卷岛没有赖床的习惯,所以他一般都会在伦敦七点的时候发消息过去,但是现在是周末。

在海外留学的人过得都很辛苦,他想,再加上小卷那么勤奋,肯定像骑车一样对自己要求严格,周末就让他多睡一会,自己就不要打扰小卷了。

最终他把对话框里的内容删掉了,再度开始发呆。

『早上好小卷!睡的舒服吗?!今天我也收到了女生的告白哦★山神大人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受欢迎哈哈哈哈!千万不要感到嫉妒哦』


——东京时间:十八点

——伦敦时间:十点

电视上的画面不断地闪动着,东堂摁下了静音按钮,然后坐在桌子边慢悠悠地吃晚饭

他望着桌子上准备送给卷岛的头绳,觉得那份想念的感情不再像早上那么浓烈了,自己的心境发生了不小的改变。八小时的时间差让他意识到了很多自己以往从来没有在意过的事情。

在卷岛去伦敦之前,他把小卷当做重要的对手,每天打电话每天发邮件,即使对方可能感到了厌烦也仍然继续着。那时他只是觉得卷岛十分重要,但是倒也说不清两人之间到底只友情还是其他的什么。

现在他们有了八小时的距离,他有了更多时间去确认自己的感情,就像是那个女生说的卷岛对于自己应该是能让自己幸福信赖的人。他一生都想和卷岛在一起,直到双方都老到不能骑车了。

是的,我想和小卷一直在一起,所以我才会因为他在伦敦而感到那么不习惯和纠结。

一旦确认了自己的感情,一切都清明了起来。

东堂快速地吃完了晚饭,将碗扔进水池里。这个时候小卷应该睡饱了,他想,于是他拿出手机打起了字。

『小卷,早上好!』

——东京时间:二十点

——伦敦时间:十二点

东堂怀里揣着手机站在邮局柜台前,在将小小的包裹交出之前,他小心翼翼地将那张小小的纸条放了进去。

——东京时间:六点

——伦敦时间:二十二点

东堂睁开眼,从床铺上爬起的时候正好听到手机响起。

那里面是小卷的留言。

『谁会期待你的包裹?!反正都是些你的照片什么的东西。』

他期待着几天后卷岛看到那个包裹后的表情。然后将页面往下拉,看到最后一条留言,那是刚刚收到的一条。

『早安东堂』

『小卷晚安』


他笑着打上了字。

——END(下面还有后言!←虽然不是文只是我的自言自语可以跳过!虽然跳过的话这里会伤心AAA)——

 后言 
 
首先谢谢阅览!!! 诶多有几个地方我觉得按照自己的品行肯定没有表达清楚所以想写个后言ww
 
①准确来说伦敦和东京的时差是九小时,看到网上有写夏季的时候是八小时所以我就取了八小时!(其实是私心)如果是考时差的地理题目一定要按照国际时区来算!( 
 
②『』←中是东堂准备给小卷发的或者已经给小卷发的话。 
 
③最后的早安是小卷发给东堂的,晚安是东堂发给小卷的。实际上他们是按照对方的时间来问好的!有着比起自己更加在意对方的隐义在! 
 
④曲奇一开始是想要寄给小卷的,后来被别人劝导说到了伦敦还能吃吗!?于是最后还是东堂自己吃了。 
 
 ⑤小卷因为很忙所以在睡觉前才看到东堂的信息,所以也是秒回复! 
 
 ⑥关于东堂告白的那张纸条,修改前是这样的:『哇哈哈哈哈哈哈本山神大人喜欢你哦!感到荣耀吧卷岛裕介!!!』因为太有病所以就放弃了;w; 
 
⑥很喜欢写这两个人!但是我不知道会不会有关于发绳和包裹的后续,如果反响好的话?! 
 
最后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25)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