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过的上和新更的中)

抬头便是雪白的墙壁,不洁的氧气充斥着整个密闭的屋子。寒冷的环境让少年的身子不由地颤抖,他动了动鼻子,却因为吸入冰冷的空气而更加激烈地发起抖来。

名为阿鲁巴的少年像是为了让自己更清醒而不断地眨着眼睛,即便双手冻得通红,仍旧快速地在桌面上摊开的笔记上写着什么。

怎么办...这样下去绝对来不及了!

逐渐地,起初干净的字在笔记本洁白的纸上变得潦草,他的额上不断有汗珠滑下,最终滴在桌面上。

最后伴随着“咚——”的一声。

笔记重重砸在了地上,黑色的钢笔咕噜噜地滚到了一旁的床底下。

——

少年从冰冷的梦中醒了过来,挠了挠脑袋站起身之后
才发现自己之前一直躺在地上。水泥地上的寒冷似乎也因此传到了身上,少年发着抖,不想挪动一步。

通过搓手和哈气才让温度回复了一点点。少年开始思考自己在什么样的环境。

脑回路没有问题,一些知识也记得很清楚,但是唯独想不起来自己的事情。但是奇怪的是,他却不感到不安。

是不是我其实和熟悉这个地方呢?他想,不过果然还是想离开这个监狱一样的地方出去看看,为了寻找自己记忆的线索。

他刚刚抬起脚就发现了它——一本黑色笔记。不详的黑色笔记封面上繁复的线条编织出『Alba』的字样。

这是一个....嗯?名字?

少年拾起本子,因为过于寒冷动作有些僵硬。他仔细地观察了封面,发现在右下角有着一个隐蔽的花纹。疑惑地抬起手,在少年右手的手腕处有一个相同的印记。代表不详的黑色从他的脉搏处开始像是藤蔓一样旋转着一路攀着手掌上的皮肤来到少年的手指上,最后在无名指上绕了一个圈才结束。 这个名字给他带来的熟悉感让他十分地安心,他决定暂且将这个名字作为自己的名字。

如果真的是我的本子的话,将自己的名字印在本子上也太羞耻了!?

这么吐槽着,阿鲁巴翻开了本子,里面的字迹十分干净整洁,他在房间里搜寻了一圈,最后在床底下发现了一只黑色的钢笔。拿起钢笔上在本子上按照字样写了几句,因为寒冷而冻得僵硬的双手写出来的几句虽然有少许不同,但是他还是可以肯定这就是他的字。 确定了这是属于他的笔记本之后,阿鲁巴才不再顾虑侵犯他人隐私的问题,开始一页一页地阅读。

虽然封面上写的是『Alba』,但是笔记上记载的根本就不是阿鲁巴的事情,而是围绕着一个叫做西昂的人来描写的。

西昂本来有着美好的生活,却因为父亲的缘故而不得不作为克莱尔西昂度过孤独的勇者生活,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将魔王封印。在千年之后作为罗斯苏醒了过来,然后与勇者45号一同冒险,踏上征途。误打误撞地找到了幼女魔王,然后又经过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他救出了幼驯染克莱尔,和他一起周游世界。

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 阿鲁巴看着白色末页上的end,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故事的确很精彩,也有着对于西昂的『HAPPY END』。不过此时他很遗憾,本来以为这本笔记会帮助他找回记忆,没想到的事情这本笔记根本没有提到他的毫。

他将笔记本放到桌上,然后尝试着打开锁住的门,牢固的门即使用手拉用脚踹也无法打开。耗尽了力气,阿鲁巴坐回床上休息,意外的他发现了墙角处的不寻常。

洁白的墙壁上远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近看在墙角处却有斑驳的血迹。顺着零散的血迹,阿鲁巴在床与墙壁的交际的角落里找到了隐藏得十分隐秘的翻盖小镜子,红色底板的盖子上画着一只红色的狐狸,这个图案让阿鲁巴想到了西昂回到世界时发现勇者45号已经成为红狐勇者的那一段故事。

这个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过了那么久还是没有其他人来,难道这个镜子是我的吗?

他疑惑地翻开镜子,映照出他惊讶的脸。栗色的头发因为太久没有理过而长到可以垂在肩上,双瞳的红色倒是和笔记中的西昂如出一辙。

阿鲁巴不由地再次想到勇者45号,因为笔记是从西昂的角度来写的,所以里面提到了阿鲁巴的外貌——几乎与他一模一样。难道我就是勇者45号?阿鲁巴感到了疑惑,仔细思考之后又觉得他们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非常大。

笔记本中写到勇者45号后来因为魔力的原因被封印了起来,而他此时也身处监狱一样的地方。在加上他刚刚不由得自我吐槽的特点也和阿鲁巴有着共同点,外貌也除了眼睛基本相同。

他坐回床上,然后一瞬间感受到了不可言语的疼痛,说不清哪里是源头的疼痛蔓延了他的四肢。那阵痛不断的持续着,像是要慢慢地把每一处都撕开一样。

他痛苦地抓着手边的床单,指甲几乎要刺到肉里。红色的血滴从指甲扣住的地方滑落下来,血珠慢慢地蔓开。


过了多久?现实中才三十秒左右?他不得不想一些事情转移注意来缓解疼痛。


即使只是短短的三十秒对于阿鲁巴来说也十分的漫长。疼痛消去之后,他靠在床边无力地喘着气。脑中开始冒出一些零零散散的片段,他清楚的知道。

那些都是属于他的记忆——也是勇者45号的回忆。

“妈妈我以后想成为勇者!然后我就可以拯救别人!”小时候的他斩钉截铁的对母亲发誓还因为后来母亲的不以为然而生闷气了好久。

“你好!我是…45号勇者阿鲁巴!请多指教。”那是十六岁的他,脸上因为成为勇者而带着的微微笑容隐藏不了字里行间透着的紧张。他抬着头期待地望向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人,然后被对方一句调侃的话给塞的只能吐槽。

“哈?这样的小鬼也敢自称勇者?那个微笑还真是蠢啊垃圾山勇者桑。”

“为什么是那样的称呼!?即使是小鬼也是能当勇者的!”

“哇好厉害——”

“棒读好过分!?”

后来在晚上同住一屋的时候他才知道罗斯的名字。

关于两人的记忆与感情像是走马灯一样回放在阿鲁巴的脑中,不过这些记忆也仅仅到遇到露基的时候。

从涌入脑中的丰富感情中缓了过来之后,他继续在房间里找寻过于记忆的线索,即使可能还会有之前那样的痛苦,他还是不愿意放弃。他想知道更多的事情,无论是自己的事,罗斯的事。

不大的房间里没有几个可以隐藏的角落,即使阿鲁巴再怎么仔细寻找也不能找到其他的东西了。他丧气地坐在房间的椅子上,翻开眼前的笔记。

“诶!?”没有记忆中的内容出现在本子上,泛黄的纸面上空无一物,“怎...怎么回事。”阿鲁巴细细地看过每一页,唯独在最后一页出现了文字。

『怀揣着不安的感情睡去,那么你就能得到真实。』

字迹和自己的截然不同,而且还是刚刚本子上没有的内容。

这是让我睡觉的意思?虽然不知道是早上还是晚上,但是也只能睡觉了。这么想着,阿鲁巴躺在床上睡了。

他做了一个过分真实的梦,梦的内容延续之前回到脑内的记忆的接下来的部分。

罗斯,露基和他开始了一辈子都不想忘记的美妙的冒险即使假熊猫很难打,史莱姆也是一生的劲敌,受伤很痛苦,但是没一想到这些阿鲁巴还是不由地露出了笑容。

他想起了自己和罗斯因为小熊的原因而争吵,他还很认真地离家出走了。后来罗斯出来救了从假熊猫足下救回了他,在那之后只要是住旅馆,罗斯都以各种原因和他住一间。

罗斯真的很温柔。

他不断地在床上翻着面,无论怎么躺都觉得被窝里空空的,怎么样都不舒服。

对面床的罗斯似是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然后就转身朝他这边:“勇者桑。”他出奇认真的语气让阿鲁巴感到一丝危险。

“如果你身上痒的话我不介意帮你忙把你皮剥下来。”

果然!就知道这家伙开口肯定没有好事。阿鲁巴本就因为睡不着而伤心,被罗斯这么言语一攻击又不由地想到自己经常处于被欺负又无力还击的糟糕处境,还被惯有肋骨侠这类莫名其妙的称呼。

一下子有东西砸到了身上。想也不用想就是罗斯,虽说速度很快,但因为那个东西软软的并且所以阿鲁巴盖着被子缓冲了一下,所以他并不觉得疼。他掀开被子露出头一看,发现那是一个枕头。

“罗斯.....”

“不要废话了勇者桑,请快睡觉。”

即使对方的语气还是那么的强硬不容反对,但是阿鲁巴从中感觉到了温暖。

嗅着枕头上淡淡的熟悉的味道,阿鲁巴渐渐陷入了睡眠之中。

明天再向罗斯道谢。

结果那声谢谢第二天根本就忘了说,在梦中回忆起这一幕的阿鲁巴想。

因为在那天之后,罗斯就变回了西昂,并且离开了他。

即使再怎么痛苦的呼喊,再怎么拼命的寻找,都无法找回自己重要的友人。阿鲁巴就是在这样绝望的心情下从梦中醒来的。

——TBC——

谢谢一直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
热度(24)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