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配合bgm<你是个没用的孩子>食用,除了标题以外基本和曲子无关。

原作向,毫无疑问的治愈系。

试着写了有点深意的文章,虽然只有上…

罗斯阿鲁要素在后篇比较明显。

——

0.

「看啊,那家的孩子什么都不擅长。学习、运动、艺术,什么也做不到。」

「他家的爸爸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离开家的?」

「如果我是他妈妈的话,一定不想有个这样的孩子啊——」


「你是个没用的孩子。」


同龄的孩子嗤笑着,大人们窃窃私语地议论着,这句饱含恶意的话语传达到男孩的耳边,用着快要捏碎心脏的力道切割开他本拥有着的开心喜悦的心情。

我什么都做不到,谁也拯救不了——于是他这么想着,毫无犹豫地否定自己。


这是阿鲁巴·弗流林戈踏上勇者之路之前的记忆,没有对他人言语过的小小的自卑。


1.

我能做好吗?


面前是城堡那华丽庄重的大门,人声嘈杂,被奇形怪状的74人围住,毫不起眼的16岁栗发少年捏紧自己外套的衣角,因为太过于紧张,双眼的焦点都不知道放到那个角落去,只好低着头死盯着自己的脚尖看。

“哗啦啦——”仿佛可以听到这样的声音,阿鲁巴还没有来得及困扰太久,就被挤在人群之中往前方推去。

好不容易在人群中稳住身体,栗发少年——阿鲁巴·弗流林戈抬头看到王国中的王大人坐在那张红色的椅子上,悬在半空中悠哉地晃动着的脚让阿鲁巴忍不住吐槽“这样小孩子的举动真的可以吗,王的尊严被狗吃了吗?”

然后,王看上去有些吃力地站了起来,看上去还没有椅子高。较短的双手在大堂凝重的空气中划上一道弧线。就这样75人的冒险故事正式开始了。


阿鲁巴·弗流林戈作为这不平凡的75人中极其不起眼的一员,却和一个同样不平凡的王宫战士分到了同一组。眼前的黑发青年看上去比他大个两三岁,黑色的短发因为那独特的发型而显得有些怪异,三根天线朝天酷炫狂拽地竖着,一双暗红色的双眼微眯着,像是能轻易地把人看穿一样,微微勾起的嘴角却不显得白皙的脸庞柔和反而是带着些许慵懒和挑衅的意味。简单的战士装却硬是被这位名叫做青年穿出了别样的感觉,就连微微蓬起的裤子也只是显得他身材修长。


阿鲁巴打量着自己第一次拥有的搭档,初见印象还不错,如果忽视自己一上来就被毫不留情地用刀背重击了的话。


“为什么要打我啊?!”


“诶?因为勇者桑你的视线实在太露骨了,让我感觉很恶心呢——”


“是...是吗,十分对不起是我不对,刚见面就一直盯着别人看是我的错。”可能是自己刚刚太过分了吧,但是这个人总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是在哪里见过吗?被这么说了,一向善解人意的阿鲁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摘下耍帅用的黑色手套,伸出手去,“您好,我是阿鲁巴·弗流林戈,接下来的旅途请多指教。”


“啪——”意料之外黏腻的触感,手上被拍上了什么蓝色的胶状液体。阿鲁巴脸上的微笑一下子就凝固了,他抬起手迷茫地望向对方,身子因为那种讨厌的触感而微微颤抖着。


“这是什么?”


“见面礼。”


“礼物莫非是指...这个史莱姆的尸体?”


“是的,勇者桑请好好保管我的礼物。否则的话,我可不保准会做出什么事情哦。”


阿鲁巴看到对方一脸意味深长地走往城镇,手上蓝色的液体状物质顺着手指攀下,史莱姆死了之后身体仍然会动,一点点在少年的手上蠕动着。早知道带上手套就好了,他显得有些哭笑不得又因为莫名其妙地被这样糟糕的对待而略感委屈。


“勇者桑请多指教,我是王宫战士罗斯。”


纠结之中,他听到已经走的很远的那个人的声音,他抬起头来,黑发的青年仍然是刚刚那副戏谑模样的笑容,左腕上连接着的謎之装置发出运作时的呼呼声,奇妙而又透着些危险的感觉。远处的魔物在夕阳下嚎叫,光辉洒在罗斯的身上,危险的红色与神秘的黑色交织,引诱阿鲁巴踏入未知的世界。


我的旅程终于开始了,勇者阿鲁巴的奇妙冒险在此拉开了帷幕。但是我真的可以做好吗?我可是被称作「没用的孩子」,但是即便这样想着他还是忍不住走过去,心中的自卑感淹没在喜悦与兴奋之中。


——


闯祸了——


之前眼前的粉发女孩一次性喝下一整罐的grape 芬○,明明刚刚还被刀插着喷着血现在却显得无比精神。她高兴地眯着眼睛笑,虽然表情仍然有些迷茫,但好像已经完全信任了周围的两人——阿鲁巴和罗斯。


然后阿鲁巴不负众望地把幼女单着的斗篷扒下,再不负众望地进了监狱。


对了,那个女孩——露基说自己是什么来着?魔王?这样的小女孩是魔王吗......作为勇者的我真的下得去手吗,话说我这样,呆在监狱里,到底哪点像是勇者啊——我果然是个没用的人,什么都做不到,即使那么努力却连史莱姆也打败不了,战斗什么的也是一直给战士拖后腿......


将头埋进臂弯里,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监狱里又冷又让人不自觉的觉得寂寞,很想妈妈,好想吃妈妈做的蛋炒饭——

但是肯定吃不到了,因为我执意要出来当勇者的缘故,而我,这样没用的人,是肯定成为不了勇者克莱尔西昂那样伟大的人的,那位我的梦想,传说中的勇者大人。


——


好疼,想不到更多的形容词来形容了,原来人死了是这个感觉吗?战士和露基现在在想些什么呢?对不起,我先去一步了,世界就交给你们拯救,这样不负责任的话他可说不出来啊?但是能怎么办?自己现在在这里,被那个影子混蛋毫不留情的攻击,生命在一瞬间完结,身体被割成两半,上下分离。


死亡仅仅是一时间的事情,一秒,两秒?闭上眼,阿鲁巴忍受着疼痛,一生的走马灯在他脑海中闪现。


「你是个没用的孩子。」一直循环着的是那日孩子用嘲笑的口吻说的话语。背后的朋友们瞪大双眼,就连一向冷静理智的罗斯也是张着嘴一副说不出来的样子。是的,他的确是个没用的孩子,而且,我这一生也要这样不华丽的结束了,所以请不要为我这样没用的废材伤心。


2.

阿鲁巴·弗流林戈成为了人们口中的勇者。


栗发少年奔跑着,利用速度优势将长相狰狞的魔物甩在身后。


目标是那边的山丘,对方体形较大,有奔跑和高处攻击的助力,应该可以一次性解决,在心中拟定完计划,他调整着速度将魔物往小山丘引。


从山丘上一跃而下,高举着的银色大剑在烈日的照耀下闪着刺眼的光,红色如尾巴一样在身后摆动,他对着魔兽的颈部就是狠力一击。蓝色的血液从魔兽受伤处喷出,但它仍然挣扎着往阿鲁巴那边去。阿鲁巴明显是没有预料到它的生命力如此顽强,胸口处挨了一爪。顾不得疼痛,他挥舞大剑在魔兽腿部再添一刀,魔兽这才算是真正死亡。


因为动作过大,刚刚的伤口似乎裂开了。阿鲁巴倒吸一口冷气,将身上的红狐T恤掀起来用嘴咬住,一下子灌进来的冷风让本就布满细细汗珠的身体一下子冷了下来,比少年时期要精干多了的身体上布满着大大小小的伤痕。拿旁边湖里的水紧急处理了一下之后,他从口袋里掏出干净的绷带往自己伤口上缠,一圈两圈,打结压紧时的疼痛让他不由地哼出声。


红狐勇者——阿鲁巴·弗流林戈。强大,待人友善,乐于助人,在这个魔王已经被封印的时代,帮助村民们消灭仍存于地球上的魔物。这样的他,被人赞扬,受人欢迎,走到哪儿都有优惠的食物和用品以供购买。


夜晚,他和露基回到了旅馆整顿和休息。


“阿鲁碳——”粉发的女孩用袖子遮住口,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因为劳累粉红色的眼瞳微眯起,而眼眶下的黑色更是看得阿鲁巴一阵对这个小小女孩的心疼。


他低下头轻抚着露基的头,这个小镇只有一个旅馆,尽管破旧他们也无法选择。月光透过屋顶上的缝隙洒在女孩娇嫩的皮肤上,安静的徐徐的照耀让露基感到有些困了。


“阿鲁碳你也成为了一个很厉害的勇者了……哈唔——”她眨巴着眼睛努力使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想睡,长而精致的睫毛在脸上打出柔和的阴影,“阿鲁碳真了不起啊。所以…”


她顿了一下,又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让自己清醒,她可爱的粉色眼瞳望着红狐勇者,阿鲁巴竟从里面看到了悲伤的神色。


“请不要再自卑了…呼…”露基终究还是睡着了,阿鲁巴轻轻地抱起自己年幼的同伴,放到房间里最柔软的床上,看着女孩沉睡的脸,他忍不住微笑,帮她盖上一层薄被。


尽管他也很疲倦,但是他现在有更想做的事情,他来到旅馆外面,多亏这个旅馆建在比较偏僻的位置,也许和现在已经十一点有关。

在这片青绿的草地边,只有安静的月光和萤火虫的星星光点与他作伴。


阿鲁巴坐到一块大石头上,也不在乎上面有些许露水,他展开自己一直随身带着的红围巾,又折叠起来紧攒在手里。


“西昂,今天露基跟我说让我不要在自卑了。那孩子原来一直看在眼里啊。”


“的确,我是个没用的孩子,尽管现在有人支持和称赞我…我…还是没有拯救你连让你真诚的笑都做不到,没有你陪伴我什么都…”


“距你离开之后已经过了半年了,我却是一点你的踪迹都没有找到,被人称赞被人夸奖…我的确很高兴,可是,我还是那个没用的孩子依旧想要依靠你。”


“罗斯…你究竟在哪?”


评论(5)
热度(35)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