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中的肢体接触

夏日的午后,嘈杂的蝉鸣声传达到耳边,窗外虽是澄澈的天空和柔软的云朵,但是却还是让人开心不起来。罗斯烦躁地将视线由窗外的蓝天转移到数学老师的身上,又最终从老师的身上转到正前方。

好学生阿鲁巴此时正在勤奋的记着数学笔记,白色校服的袖子被他挽起来一截,露出一部分皮肤。阿鲁巴的肤色一向不像罗斯那样白皙,而更多的是被阳光浸透过的比小麦色更淡些的少年人常有的健康颜色。

部长桑就这么想超过我赢得赌注?

他盯着阿鲁巴露出的手臂看了好一会,看着对方拼命的样子罗斯忍不住笑出了声,罗斯从不打没有胜算的赌,而他们之间的赌无论是谁赢了最终都是阿鲁巴吃亏。坐在前面的阿鲁巴闻声微微回头,就看到自己的后座一脸“你就是个笑话”的表情挑衅地盯着自己,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回过头去,在老师翻动教案的时候放下笔放松了一下。要说阿鲁巴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地学习呢?他的成绩一向都不差,虽然脑子不是特别好使但在抓住该拿到的分数的时候也能稳在年级前十。但是就在不久前的一个部活的午后,罗斯提出要以这次期末考的第一名为赌注,如果罗斯赢了。阿鲁巴将做罗斯一周的奴隶。一开始听到自己如果输了要做奴隶的时候,阿鲁巴是拒绝的,但是在对方给出接下来的这句话的时候,他毫无疑问的动摇了。

“如果部长桑赢了的话…我就去向我喜欢的人告白怎么样?”

想想这可是罗斯!那个一天到晚上课都在走神睡觉却能够奇迹般的稳拿年级第一的罗斯!那个以欺负他人为乐全校闻名的抖S罗斯!这样神秘的人居然会有喜欢的人!如果我知道了他喜欢的那个人不就可以有他的把柄了吗?!

在这样诱人的条件下,阿鲁巴想也没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等到后来悔恨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而现在阿鲁巴看到罗斯在上课的时候一直在盯着自己,这是个要捉弄人的预兆。他脑中无疑敲起了警铃,全身的细胞都在提防自己的后座接下来要做出的事情。

脖子处传来冰冷的触感,剪得平滑的指甲像是跳舞一样划在脖颈的皮肤上。罗斯用手指触摸了他的脖子。还好不是拿针戳他,那样至少自己不会痛得喊出声来,阿鲁巴放松了一点,拿起黑笔继续做笔记。

很柔软的触感。与之前并没有上过体育课有关系,阿鲁巴身上并没有出多少汗,脖颈处倒是有种清爽的感觉。罗斯本来打算就戳一下阿鲁巴的脖子等到对方回过头来恼怒地看他就收手的,但是很明显现在的状况并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怎么样才能让部长桑不去盯着笔记看?他思考着这个问题,收回了手。

冰冷的触感褪去,阿鲁巴心里想着罗斯可能终于对欺负他这一件事厌了,心里安心了许多,于是将自己又装回了课堂中。过了一会,他证明自己是错的了,罗斯对于欺负人这件事情有着永无止境的热情。那冰凉的指尖又回到他温热的皮肤上了,而且最糟糕的事是罗斯这次不是只碰触一下下就离开,反而是,嗯,用抚摸这个词应该不大恰当,但真的就是抚摸起他的脖颈来了。

冰冷的触感顺着脖子的曲线一点点向下延伸,阿鲁巴能感受到他凉凉的手指摁在自己的皮肤上,恰到好处的揉捏着,又像是在勾画着什么字样,痒痒的若有若无的感觉让阿鲁巴有些想笑出声。然而后面发生的事情却让他有些笑不出来了,因为罗斯轻轻地拨开校服领子,手指顺着他的肩膀一路触碰下去。

阿鲁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来形容这个感觉,但是原谅他,他想到的竟然是“爱抚”,在好孩子不该看的东西里出现的相爱的两人抱在一起只是互相抚摸的那种感觉,罗斯像是他的爱人一样温柔地碰触着他。这个想法一在他的脑海里冒出,他的思维就僵住了,瞬间结成一团浆糊。阿鲁巴本来并没有往哪方面想的,然而现在他却无法控制自己幻想着的脑袋。

最终阿鲁巴理性地将自己那可怜的思维能力从泥潭拖了出来。罗斯看到他僵硬地转过头,脸上显得有些微红。

“额…罗斯,请问你可以停手了…吗?”

在那一瞬间罗斯感觉自己的心脏快停止跳动了。

—end—

如果我能成功出这本无料的话…要不就是应景的夏日学paro十题要不就是满天星,旭藤花为中心的《花语》…

评论(2)
热度(26)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