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温依存症

0.

他时常会感受到孤独,深海一样的黑色遮蔽他的视野,红色的焦躁蔓延全身四肢五骸。他不由得害怕畏惧。“没有人能一生陪伴着你,现在的一切美好终究会消散。”像是有个声音在他耳边不断低语,诉说着他最深的恐惧。

往往第一个发现百夜优一郎异样的就是百夜米迦尔,他会用拥抱将他拉离死海一般的孤独。他会用双手抚摸他的脊背,用体温证明他将一直陪伴他的“小优”。而优一郎很快就会平静了下来,恢复往常的那个样子。

——仿佛米迦尔的体温是他最好的解药一样。

1.

百夜优一郎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米迦尔的体温的时候是他朝自己伸出手誓言成为家人,他的体温很低,柔软的小手包裹住优一郎略微向后缩的手。

米迦尔是个温柔的存在,但是他的体温并不如他的笑容一般阳光。那触感像是在夏天碰触蚕丝一样,即使是在吵闹的蝉鸣声之中也能让人冷静下来。但又不能说完全是细腻的感觉,米迦尔自觉作为百夜孤儿院最大的孩子,为院长分担了很多工作,上至做孩子的领头,下至打扫卫生等等小事。他的双手不像娇生惯养的孩子一样细腻,反之则是有着劳动者的特征——细小的伤疤,长期劳动后粗糙的痕迹,初步形成的茧。但那双手确实小又柔软,是双孩子的手。孩子的初经人事和长者的成熟似乎在米迦尔身上达到一种巧妙的平衡。

优一郎很喜欢米迦尔,虽然初见时并不是这样的。但是在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变得能够完全信任米迦尔了,他是他的家人,是一生之中最重要的存在。

“小优?”米迦尔坐到了优一郎的旁边。他记忆中那双手在他眼前小幅度的摆动着,而他双如同记忆中四年前看到的天空一般澄澈的眼瞳盯着他的翡翠绿,之中盛满了笑意。啊啊,多么漂亮的蓝色,优一郎想,在世界毁灭之后,米迦尔的双眼似乎就是他最真实的天空。

“在看什么呢?”优一郎依然没有回话,而是转移了视线,米迦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视线的彼端是游玩着的孤儿院的孩子们。他们仍旧无忧无虑的活着,不考虑其他的事情单纯想着如何在这个把人类当做畜生的世界里生存下去。米迦尔观察到优一郎柔和起来的表情,也不由自主地勾起了笑容。

有家人在身边,多么美好。米迦尔也不再询问,享受着这被汲取血液之后带着昏晕感的片刻宁静,直到优一郎开口以另一种方法回答他的问题。

“米迦。”他依旧看向孩子们,语气无比认真,“总有一天我要把吸血鬼都杀光。”

“那就请多动动脑子吧,小优。”

然后带着大家离开这个鬼地方。仿佛听到了优一郎话中的潜台词,米迦尔用手指轻轻敷上脖颈上的两个尖牙刺出的小口子,被直接吸血时的疼痛不可避免地从伤口处冒出来,头也是一阵眩晕,他的身体突然不稳,险些摔下去。

“米迦?脖子怎么了?”察觉到了对方的异样,优一郎焦急地凑过去想要看看米迦尔为什么要遮盖着脖颈处。而后者却一下子跌向了他。优一郎眼疾手快地接住了他自己却也因为缺血而身体发软,他无法将米迦尔扶起来,只好让他软软地靠在自己的身上等两人恢复了体力再说。

米迦尔像是失血过多昏过去了,两只手无力地搭在身边,很久都没有动静。优一郎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午后,自己终于拥有家人的时候的那份温暖。他忍不住执起米迦尔的手,感受到米迦尔暖暖的手心体温之后也不由地觉得安心了许多。

米迦尔总是一人背负很多,所以他总是十分劳累,身体也不如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优一郎不由得感到心疼却又对不被依赖的自己感到生气。但无论如何米迦尔身上的体温是他还陪伴着优一郎的证明,他默默地想,一只手拥过米迦的肩膀,想要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他的身体。米迦尔给予了他那么多,他定要做出回报。

等我变得强大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安全的归宿,所以不要一个人承担,你身边还有我,还有我们的家人。优一郎侧过身子盯着米迦尔的脸,感受着对方传来的热度,他许下诺言。而米迦尔睡的正沉,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事一样微微扬起嘴角,与优一郎牵在一起的手也握得更紧。

后来米迦尔靠着优一郎睡了一个下午,但是晚上却意外的消失了一段时间。第二天晚上,优一郎再也触碰不到米迦尔了,就连残留在他手心的体温也随着他的天空崩塌而一同消失了。

2.

感觉自己做了个很令人怀念的梦。优一郎睁开眼睛看到一片雪白的天花板,并不是梦中那个破旧的小屋子,这里温暖而又舒适。而米迦也并不在这里。他有点记不清刚刚的梦里发生了什么,唯独手心还残留着些许温暖的触感。

优一郎重重打了个喷嚏,身上有些凉。他的身体素质一向不错,即使是在连棉被都没有的地下都市的时候也不曾感冒过。当然他并不想承认这和米迦会在晚上爬起来给踢被子的大家盖好被子有关。说起这件孩子们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优一郎还依稀记得米迦尔好像因为受凉而发烧过一次。

那时正好是冬天,因为条件极差所以没有给米迦尔降温的方法,即使拉下脸面去找那些把他们当畜生养的可恶吸血鬼们也没有半点用处。他们只能用最基本的方式,每个孩子都抱着米迦尔抱一会帮他降温。米迦尔还强打精神打趣说:“小优的体温太高,热死了。我才不要小优抱。倒是小茜抱起来又暖又软,真好啊。”

优一郎从床上爬起来,作为一个合格的军人,他每天早上都要短跑和剑术练习。后来怎么了来着?他对着镜子简单的梳理下头发。对了,他赌气般的在米迦身边躺了两个小时。想到这里他不禁笑了出来,同时又感到一阵悲伤,但很快那些悲伤就被复仇的欲望淹没了。

把那些杀了米迦的,杀了我的家人的吸血鬼全部杀掉,一只不留。他看向窗外,那里的蓝天并不如米迦尔的眼一样澄澈。他想起那日在睡着的米迦前许下的誓言。现在他一定会实现它,即使米迦已经不在了,他也定会实现它。

——

他们小队出色完成了今天的任务,筱娅要求所有队员在处理伤口之后到会议室集合。尽管优一郎在月鬼组中才能出众,但是在面对吸血鬼时也免不了要挂彩。

“嘶——”用绷带绑紧伤口,优一郎因为疼痛而倒吸一口冷气。一旁的与一关切地看着他,用一如既往柔和的声音小声询问优一郎是不是感到疼痛要不要药水什么的。优一郎摆摆手拒绝了。

优君今天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与一注视着优一郎离去的背影想着,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就好了。

或许是昨天那个梦的原因,不可置否地,优一郎多次回想起了过去的时光。他想起米迦尔的笑容,那些在地下都市的日子。他走进会议室,里面人都到齐了就差他一个。筱娅像往常一样一副慵懒的样子,挂着些许不怀好意的笑容。她看着优一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然后缓缓地开口。

“诸君。”

为什么会是这个语气啊?优一郎在心里吐槽到,但是筱娅的奇怪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大概都习以为常了。

“知道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柊筱娅,有什么快说别卖关子了。”三叶皱起眉头。

“嘛,小三叶真是急呢。今天呢,是拥抱节哦?”筱娅一字一句地说到,她看向其它人,如意料中都是一副不知何事的表情,“其他三个人都不知道还正常,但是小三叶这可是组织里的传统节日,你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奇怪?”

三叶瞪着眼睛看着她,不说话。

“嗯…拥抱节?是那些为了建立生态和谐发展促进人口增长的节日之一吗?”与一端正地坐在位子上,他曾经听过这些节日,撮合男男女女提倡出双入对一直是组织里的和谐风气之一,那么有这样的节日也不奇怪。

“所以让我们来…”“这样无聊的事情我才不奉陪。”

毫不留情地打断小队队长的话,优一郎干脆地走出了会议室,把抗议的声音关在背后的门外。

——

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想念米迦了?优一郎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他用手背遮住额头以此来测试自己是不是发烧或是生病了什么的。他感到一阵困乏,早上就有的低热和伤口的疼痛让他有些昏昏欲睡。困了就睡吧,他干脆地想,任自己的身体沉入睡眠。

“米迦?”在雪白中,他看到了米迦尔背向这边的背影,他金色的头发轻轻摇曳,身上穿着地下都市的白衣服几乎要与背景融在一起了。

“小优。”金发的少年转过身来,两只手背在身后,他笑着,用着优一郎听过最温柔的声音唤他的名字。这样的场景甚至让优一郎觉得背景的白色都不是那么刺眼了。

“今天是拥抱节呢,所以过来我们来拥抱吧?”

他缓步走过去,发现自己也变成了幼时的样子,而背景的白色也变成了记忆中曾经存在的蓝色天空。米迦尔朝他张开双手,把他拥进怀里。这回是米迦尔拥抱他了,优一郎突然想起了昨天做的梦的内容。

好温暖。优一郎把头埋进米迦尔的颈窝,他隐隐约约地想到,米迦的体温一向是很低的,但是现在却比他的高,所以这是在做梦。优一郎从一开始就知道的很清楚,但是他还是无法抗拒米迦尔,永远。

可能身体变回了以前的样子,顺带连性格也变回去了。优一郎抱紧米迦尔,用最大的力气锁住他不让他离开,米迦尔也完全没有在意这一点的样子,他一只手轻轻抚摸优一郎的头,轻轻地在他耳边说话。

“小优你在撒娇吗?真任性呢。”

“…啰嗦。”回答他的是优一郎闷闷的声音。

米迦尔再也没出声,优一郎就一直怀抱着他。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被温暖的热度减缓了脚步,可能很长又可能很短。但这样的时光太美好,无论过几次都太短暂。

当优一郎终于舍得放开米迦尔的时候,米迦尔用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盯着他,张开嘴像云朵浮动一样缓慢地说道:“优一郎,拥抱节快乐。”

“你也是。”

“但是只要你想过的话,每一天都能是拥抱节哦?”

“不用了,我已经再也见不到米迦了,所以再自欺欺人也没有用。这是最后一次了。”

“你能明白真是太好了,好好和朋友过拥抱节哦。再见了小优。”

那之后他再也没有感受过米迦的体温,取而代之的是在起床后给与一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3.

米迦还活着。这个事实一下子冲击了优一郎的大脑,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也忘了自己在做什么。面前的人无论怎么看都是米迦尔长大后的样子。他不敢置信地想要挠挠眼睛看清楚米迦尔的脸,但却在抬手的瞬间被碰触到刀柄的感觉唤回了现实。

米迦还活着,但我用剑贯穿了他,还想要杀了他,啊啊,我都对我唯一的家人做了什么啊?

他们实在是靠的太近,甚至都可以感受到米迦尔因为受伤而有些灼热的吐息。现在的状况不容他迟疑,但是他却愣愣地伸出了手去触碰米迦尔的脸。他抚摸着那一块染血的白皙皮肤,尽管冰冷能感受到活着的感觉。他盯着米迦尔的眼睛,对方的蓝眼睛里蕴藏着许多快溢出来的悲伤。

百夜优一郎和百夜米迦尔的命运从他们同姓的那一刻就已经紧密地交织在了一起,却又断开了四年漫长的时光,而现在,当米迦尔再度轻喃出声那只有他才叫的最顺耳的称呼的时候。天使吹奏起了悲伤的乐曲,最终又将两人的命运线缠绕起来。

优一郎躺在病院里,精神上仍然在白色的世界里漫步。他走过一个个过去的路口,最后在孤儿院前看到了孤身一人的米迦尔,他是现在的模样,但是身体却有些模糊不清。优一郎走近他,做了自从再会时就一直想做的事。他从后面抱住米迦尔,把脸靠在对方的肩膀上。

米迦尔的体温非常低,比过去梦中的,比小时候被吸过血之后的都要低的多。甚至可以用冰冷来描述,优一郎感到寒冷,却只是更加把米迦尔搂进怀里,他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米迦尔冰凉的身体,就像幼时他做过的那样。

仿佛什么都没有变,他们还是当初的家人。但是又什么都改变了,他们的立场完全不同,他想杀死的是他想保护的,他想灭绝的是他的同类。这么矛盾,滑稽的命运。

不过此时一切的都无所谓,只要米迦尔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只要优一郎还可以感受到他的体温,无论温暖与否都可以,那些都是他活着的证明,而只要米迦尔活着,优一郎一定可以去往到他的身边。

所以等着我,米迦,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

——end——

评论(16)
热度(105)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