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看到了这篇以前的文章,加了一段,特意留档,在想要不要CP16把改好的短篇印出来当无料或者暑假寄出去——)


“咚咚”指节敲击木门的轻快声音再一次回响在寒冷干燥的空气中。


阿鲁巴站在门前跺着双脚,想让身体暖和起来却是无济于事。他把原本束起的栗色长发解开塞到拉高的衣领里,然后不断地搓着双手,逐渐地他被冷风吹红的脸也变得有些许红润了起来。


西昂本来是叫他傍晚来的,但是他却从下午四点等到了夕阳时分。明明约好这个时间的,西昂这家伙在干什么啊?难道是老年痴呆犯了吗?


在阿鲁巴的记忆中,西昂从来不是什么会轻易打破约定的人,阿鲁巴无条件地信任他。两人相识已有数十年,时光在阿鲁巴逐渐变长的发丝中溜去,而当他回过神的时候,西昂也从以前那个英气蓬勃的青年变成现在蹒跚履步的隐居老者了,而他却因为魔力的缘故成为了永生的存在。


看着所爱的人一个个因为时间流逝而离开自己确实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阿鲁巴曾经因在知道自己永生的事实而抑郁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时他躲到了这片森林中,依靠着自己生活,不去与他人交往,也不与任何熟人联系——包括西昂。之后一个人的一段时间内,他都以为西昂已经放弃寻找自己了,那是最好的决定了,他当时想,直到黑发的“陌生人”敲开他的门,用一个拥抱切断了他所有的顾虑。


“你不需要害怕失去。”


“你不需要害怕拥有。”


“我将在每个无月的黑暗夜晚在你耳边低语『晚安』,一直,一生,直到你真正睡进甜美的梦乡中。”


“现在,我抓住你了,那就别想再从我的世界中逃走。”


西昂找到了他,一如过往那位红狐少年找到了自己的友人。他在阿鲁巴耳边低语,说着摇篮曲一般温柔的话语,他用臂膀圈住他的世界,将头靠在阿鲁巴的肩膀上,安静地听他逐渐平和下来的呼吸声。


阿鲁巴没有像少年时那样进个监狱也泪流满面,他只是轻轻放开西昂的身体,转而执住对方的手,对他点点头,报以最轻松的笑容。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然后西昂暴打了他一顿解压,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因为想到了过去的事情而略微感觉有些羞耻,阿鲁巴继续把注意力转回现状上。西昂的寿命比普通人要长的多,所以也活了百余年,然而这些快乐时光在两人之中却显得转瞬即逝。


该不会是睡着了吧?阿鲁巴转身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屋子里有响声传了出来。那是物体坠落到地上的声音,声音不大,却足以拨动阿鲁巴的神经。他担忧了起来,在小屋周围找了一圈之后,最后还是选择翻窗翻了进去。


标准森林小屋的配置,他们俩的照片用相框裱起来挂在小屋的每一面墙上,阿鲁巴从窗台上下来,最先看到地上散落着的好几本讲述魔法的书,其中还有一本署名是“阿鲁巴·弗流林戈”。他将视线转回屋子里,大量了一圈之后发现了被橙黄色的火光映照出的熟悉背影。


阿鲁巴稍稍放下了心。坐在壁炉前的那个老人此时真正安详地睡着。他放低脚步声走到靠椅的面前,拾起掉落在地上的书放回西昂的膝上,他蹲下来,然后抬起头细细观察爱人的脸。


黑色的头发此时已经夹杂无数的银丝,西昂没有像佛依佛依一样有着秃头的困扰,他虽然已经年老了,但头发却还是浓密如同年轻的时候。他的脸上刻满了时间的印记,却不减当年的英俊。西昂的嘴角轻轻勾起,呼吸声弱不可闻。


度过了千年漫长人生的你,此时应该安享晚年了。


阿鲁巴心里小声地想,即使是西昂睡着了,他也只敢在心中悄悄的想。每一次,无论他在想什么,西昂都能很快的察觉。就比如两人旅行的一个夜晚,他们坐在篝火前。西昂对着他来来回回不定的步子看了很久,突然冒出了一句『晚安。』,阿鲁巴虽然先是震惊了一下,但马上安心了下来,抱着西昂让给他的枕头去睡了。


也不知道西昂是不是真的猜到了我当时的想法,不过因为没有人和我说晚安我就睡不着这种羞耻心爆棚的话我可说不出来。


再度回想到过去的事情,阿鲁巴不由地勾起嘴角,他抱了抱西昂被炉火温暖了的却有些僵硬的身体,轻轻地在他头上印上一个晚安吻,这个吻持续了很久,仿佛有千年之久。它像一个朝圣的仪式,神圣的不容得任何人来破坏。阿鲁巴嗅着对方发上淡淡的香皂味,双手怀抱的动作放轻,最后松开。他轻柔地拉过对方僵硬的双手,将自己的双手附上去,双手合十,就像他们婚礼的时候,两人所做的一样,他的头与对方的紧靠,心脏也是一样。他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在对方的耳边轻轻道了一句『晚安』,如同西昂在每个被繁星点缀的夜晚所说的一样。


还是不要打扰他的睡眠好了。阿鲁巴走出门外,丝毫没有感到恋恋不舍,扣上门的一瞬间伴随着橙黄的颜色完全消失,水滴才不断地滴到他手背上。


奇怪,明明是冬天怎么下雨了?他终于抑制不住地伏下身,靠在木门上将头埋在双腿之间发出呜咽声。


——


“勇者桑,恐怕明天就是我的尽头了。”


“西昂你突然间在说什么不好的事情?!别开玩笑啊…”


“你也清楚的吧,垃圾山先生。这副身体已经不行了。所以,我有一个请求。”


“……”


“请接下来也对我道晚安吧,不到一千次可不能停哦。”


——


阿鲁巴将额头抵在冰冷的墓碑上,在西昂的名字上轻轻印上一个晚安吻。


『晚安,西昂。』


他靠在墓碑上,安静地睡去了。


『晚安,阿鲁巴。』


被月光细细描绘出的青年人的影子伏下身子,轻诉耳边细语。


——HAPPY END——


评论
热度(38)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