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的一个游戏ww让这两人玩了一下√)

西昂黑色的发丝轻轻地扫过他的额头,柔软的嘴唇碰触在一起,他舌尖上有一丝柠檬的味道,像是今天阿鲁巴带来的那罐柠檬水所造成的。阿鲁巴一边压抑着过重的呼吸声,一边努力将对方柠檬的味道从口中摆脱出去,他往后缩,却重重撞上了金属制的铁块。听到发出了巨大声音,阿鲁巴在疼痛中屏住呼吸,不出所料外面传来了多人的吸气声。

在游戏和平进行到第四分钟的时候,西昂突然凑上来给了他一次深吻,这绝对是让他始料不及的。

一开始只是个班级中无伤大雅的玩笑,年级中很常见的游戏——将一男一女关在衣柜里七分钟,这段时间内什么都可以做。无非就是促进男女关系的一个小手段而已,其本意大概是给互相单箭头的少年少女成为脱团恩爱狗的一个机会,所以这个游戏也被称作“天堂的七分钟”。

去他的天堂的七分钟,这分明就是地狱的七年,而在这该死的七年后还要出去面对一群眼中燃烧着地狱血红业火的女同学们,可能还有一两个窝在角落里拿着手机和笔记本暗戳戳地写东西(是我(x))。

阿鲁巴往教室杂物柜的角落里缩,一边还要提防着自己和对面黑着脸的西昂有什么更加亲密的肉体接触。西昂背靠着柜壁,两腿压在阿鲁巴曲起的腿下,阿鲁巴和西昂靠的很近。杂物柜是不足以容下两个大男人的身体的。很明显,现在,在纯洁的应该进行自主学习的教室里,阿鲁巴很“幸运”地和西昂抽到了同根签,然后被送进了杂物柜里。

不出所料的是,刚被关进来气氛就变得十分糟糕,30秒却过得和几年一样漫长。令人感到可惜的是别扭气氛不会和关系一样随着时间而缓解,至少现在是这样的,狭窄的空间逐渐充斥起燥热的空气。阿鲁巴不愉快地拽拽衣领,又拉拉袖口,抬起头来正想用这个“是不是有点热”的借口找西昂搭话,却看到对方一把扯下领结,脖颈处不被阳光渲染到的皮肤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显眼,白色下若隐若现凸起的锁骨线条美好却又隐秘。

想看西昂脱去这层衣服的样子,想看那张池面的脸上露出自己从未见到过的表情,——想知晓更多的西昂,他的全部。

发现自己又有了糟糕幻想的阿鲁巴咽了口口水,将目光偏向手上,紧盯着电子表跳动的时间看。

到底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亲友有这样的幻想的,阿鲁巴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是那是个夏日的午后,他因为生病缺席,在夕阳的余辉洒满整个房间的时候,西昂推门进来,身上被橙红的光芒打出光与影的界线,透着一股虚幻的美好。他迷迷糊糊地听到西昂的声音,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被子被往上拉,然而只有西昂冰凉的手指触及他的手时那才是真实的。他好像说了让西昂留下来这类任性的话,又好像没说,深夜抬起沉重的眼皮时候却看到西昂坐在床边。

大概就是那段时间,他也记不清是在西昂推门时那一刻还是他陪伴自己度过的那个昏沉的夜晚,在那之后,他就不可避免地发现自己喜欢上西昂了。阿鲁巴对此所采取的措施是——逃。

回忆纵使是长久的,但被西昂的动作从记忆长河里扯了回来。似乎时间才过了三分钟,西昂脸色阴沉地拽住他的领子,将他扯近,阿鲁巴看着对方使自己无比困惑却不得不日思夜想的脸靠近,大脑迅速当机,回过神来的时候马上往后靠。察觉到对方显而易见的反抗,西昂皱起眉,选择自己把对方逼进死角。

“你最近在有意躲我吗?阿鲁巴。”

一上来就点名道姓直呼名字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这少女漫一样的台词简直不想让人吐槽,阿鲁巴想,却只是避开眼神交汇,不回答。

然后?

然后西昂在燥热的空气中吻了上来,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阿鲁巴被西昂吻得发昏,终于在两人都快要窒息的时候被放开,他尴尬地抬眼看,明明早知道对方不会喜欢自己,心中却还是有小小的期待萌芽。西昂的状况也不比他好多少,黑发有些凌乱,因为缺氧而脸色微红,他暗红的双瞳盯着阿鲁巴的,之中或是无奈或是愠怒,更多泛着阿鲁巴看不清的感情。

他将双手撑在铁板上,将阿鲁巴囚禁在面前一小块空间里,让他不再有从他眼前逃脱的机会。

“那我换个问法。”

阿鲁巴屏住呼吸,等待他的下文。

“你喜欢我吗?”

然后外面的定时闹钟就响了,七分钟的时限到了,阿鲁巴暂且忘记了西昂从未出现过的隐忍表情,望向自己身上杂乱的衣物飞快的整理。门开的同时阿鲁巴结结实实挨了对方一拳,砸在脸上,砸的他鼻血染红了衣襟。

“罗斯你打我干吗!?”

“不,就是觉得勇者桑太欠揍。忍不住又打了一拳。”

“所以说,阿鲁碳你和西昂桑在里面就毫无进展吗?”露基瞪大眼睛。

“…”不,其实发生了不少事情。只是你没看到而已。

“那继续下一组,快快快午休这么短不多玩几组怎么行!”

——

即使被问了那样的问题,但阿鲁巴仍旧因为久违与西昂有了亲近的机会,虽然有点太亲近了,现在他有点招架不住。西昂的问题无非是个重磅炸弹,他也无法想象如果西昂知道了他喜欢他,那他会是什么想法。

——如果有一方意识到这不再是友情了,那我们之间还可以继续做普通的朋友吗?

他把脸埋到手臂里,透过缝隙看外面残阳泣血,他们之间的友谊也如一天走到了尽头。

——

“阿鲁巴——”有人在叫他。

那时他模模糊糊地睁开眼,因为高烧而模糊的视界里映照出被夕阳橙红的光芒勾勒出轮廓的熟悉身影,西昂像是对他笑,又不像是。就是这样一个模糊的场景,他听到西昂对他说出了那句话。

——“我喜欢你。”

“那你的回答是?”现在西昂站在桌子前,这日的影子与记忆里重叠。

“我——”

— ? END—

很仓促所以没有修改ww算是开放式结局吧,可以是维持现状也可以是答应了ヽ(^q^)丿各位应该有自己的结局吧ww

评论(1)
热度(38)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