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

  “叮咚——”

  “叮咚——”

  在阿鲁巴第十次按下门铃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拿出西昂给自己的备用钥匙开门进屋,随即轻手轻脚地将手中的早餐放在客厅的餐桌上。

  房屋里十分安静,唯有阳光从走廊那侧的窗户里悄悄地探进来的声音。

  第一次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西昂的房间构造是和阿鲁巴的一样的。但不知为何阿鲁巴总觉得西昂的房间看起来比自己的宽敞得多。或许是西昂打扫得特别干净的缘故,他想。所有的东西西昂都收拾得整整齐齐,也没有像他一样将衣物随处乱放。

  不会是还没有起床吧?

  阿鲁巴走近最里侧的那间房间,意外地发现那里的门紧闭着,他尝试着敲了两下,等待了一会却没有声响。于是他推开门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整整齐齐的床,完全没有睡过的痕迹。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风从窗户吹进来把西昂独有的味道带到他的身边。西昂身上的味道总是让人那么安心。他又仔细地嗅了嗅——一点点薄荷的清凉,一点点柠檬的味道,其余则是洗衣液淡淡的清香。

  话说现在不是做这个时候吧!?

  这么吐槽着自己,阿鲁巴快速了远离了西昂的卧室,转而前往书房。

 

  又是那个噩梦。

  像是又要失去谁的感觉。看不见光芒,听不到声音,即使伸出手也毫无用处,因为整个世界都沉溺在黑暗之中。

  “罗斯?”

  “西昂?”

  这样的声音重合在一起,明明是阿鲁巴的声音却仿佛同时在叫着别人的名字。

  “西昂!”

  令人安心的声音,仿佛那阵迷雾般的黑暗也可以瞬间被驱散一样。

  西昂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刚刚的噩梦似乎还存在于脑中困扰着他。脑子稍微清醒一点了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手中紧紧地攥着一样东西。

  粗糙的触感,金属的搭扣,没错,是个每个男性都会有的东西。

  皮带。

  “西昂?请问可以放开我的皮带了吗?”他的邻居正斜靠在书桌旁纠结着看着他,一只手还拉扯着皮带的另一端免得整个人被扯过去。

  “不放。而且你不是系着两条皮带,即使少一条也不会也什么差别,是吗勇者桑?”想着反正已经做了这样的事情,就干脆逗一下这个人,西昂心情大好。

  “突然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了。而且西昂你这么晚了才起床,工作要迟到了哦。”

  “我今天放假,事务所暂时没有事情。哇居然忘了我昨天说过的事,这个勇者桑看招——”

  “绯光之刃!”

  “不要随便读别人前期黑历史的技能名啊!”

  阿鲁巴一听到这个专有名词一下子羞耻起来,以至于都忘记了自己本该惦记着的皮带。 手一松开,本来紧紧拉着那端的西昂顺势往后面一倒,而阿鲁巴因为肋骨受了一击失去平衡而往前倾。

  “哐当——”

  一方去叫另一方起床然后正好遇见对方刚醒,也是两个人打打闹闹一方还倒在另一方身上。

  这是哪里的邻居系少女漫的情节啊,在疼痛而大脑当机的前一秒阿鲁巴想到。

 

  但这很明显不是少女漫画。

  在这场闹剧之后,阿鲁巴因为压倒了对方而遭到了非人道的毒打——对着肋骨的单方面痛击。最后以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阿鲁巴买回来的早饭结尾。

  阿鲁巴吞下口里的三明治,同时注意到对方的不同——以往的暗红色双瞳现在看上去更加黯淡,在那之下两个深深的黑眼圈也十分显眼,还有因为昨天趴在书桌上睡了一晚而显现出的动作僵硬。

  “西昂你昨晚是几点睡的?”

  “半夜两点吧。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那可不行啊!?这样下去的身体会坏的!”

  自小时候起就一直保持着良好睡眠习惯早睡早起的好孩子阿鲁巴对西昂这样的回答很是惊讶。

  难怪西昂总是一脸困乏地去工作而且身体状况也挺糟糕的,他想,心里暗暗地计划着该如何让他早睡。

  “大体上为什么西昂那么晚睡啊?”

  “那绝对是因为勇者桑半夜的喘息声太大了,我睡不着。啧,真是变态呢,我要报警了。”

  “等等我什么都没做过啊!?”

 

  “来勇者桑,这是你那份。”

  这是什么——?这红红的一团还特别用绿色的不明物体在红色上写着我的名字,这个真的能吃?话说今天是周五吧?周五的晚餐是蛋包饭吧。这个像是仰望星空一样惊悚的黑暗料理我可以不吃吗。盯着面前餐桌上那一盘西昂刚刚端出来的东西,阿鲁巴陷入了沉思。

  “包含着我的爱哦!所以要全·部·吃·掉。”

  还没来得及拒绝就已经被下了禁令了,不吃的话大概会死。这样想着,他僵硬着拿起手中的勺子挖下一口挣扎着放入口里。

  意外地好吃!金色饱和均匀的蛋皮包裹着的饭粒颗粒饱满,咬下去有一股清淡的甜味,在外包裹着的番茄酱酸甜适中与略咸的蛋皮配合起来更是有一种中和的感觉。几样单独平常并不美味的东西在口中混合起来像是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化学反应一般,让人有种家的幸福感。

  最上的哪个是什么呢?阿鲁巴稍微挑起一点往嘴里放,火辣的感觉一下子从味蕾窜上来,席卷了他的整个味觉。就知道西昂不会这么简单地放过他,他猛地灌水,同时对面嗤笑着的西昂的表情映入眼中。

  “勇者桑,好逊www”

  感觉他的语气就像是niconico上刷过的www的弹幕,讽刺的同时却让人生不起气来。

  “是...是谁的错啊!?”

  好不容易缓过来,阿鲁巴揉揉泛红的眼眶埋怨地看着对方,心里觉得认为这样的生活也不错的自己一定是没得救了。

  因为罗斯单独承包了晚饭,所以阿鲁巴负责提供厨房和后续的清洁。这是两人定下的最节省时间和金钱的方法,尝试了一段时间之后觉得可以使用,于是就一直这样了。那不久之后,这个模式被阿鲁巴放进了漫画里作为一对情侣的日常互动居然毫无违合感,但是他并没有想多。

 

  “于是这是想干什么?”

  因为听到了门铃而出来开门打开门的时候同时吓了一大跳,西昂飞快地将面前的人和被子拦在外面,黑着脸问道。

  “至今为止不是还没有在西昂家里住过吗?于是就想来住一晚看看。”顺便督促一下你早睡。

  阿鲁巴将手中的被子和抱枕示意给前面的人看。

  “...”

  西昂看着对方身着的单薄假熊猫睡衣沉默无语。要是拒绝这个蠢货的话,一定会固执地一直在外面站着吧?他这么想着,最终点点头放行了。

 

  勇者桑的本意应该是想督促我早点睡吧。

  工作完的西昂靠在桌子边打量房间里趴在床上睡着的阿鲁巴,越发感到这人的奇特。多管闲事地跑到邻居家里想要督促邻居早睡,结果自己却看着漫画睡着了。回想到这三四个月一开始阿鲁巴对他的排斥毫不在意,到现在两人越发融洽的关系,有些东西一直没变,比如说阿鲁巴的温柔,而有些东西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完全变质了,比如说他对阿鲁巴的感情。

  “罗斯…?”

  听到声音,阿鲁巴微微睁开眼,平日里爽朗的声线带着睡眠不足的沙哑。他看到西昂越发显柔和的脸。

  他笼罩在温暖的橙黄下,红色的眼瞳中也似有温柔的色彩。从阿鲁巴的角度可以看到窗外的漫天星空,蓝色的帷幕上映衬着的无限银河。一扇窗仿佛隔开了两个世界,窗外冰冷的月光指明每个疲倦的旅人前进的方向,窗内温暖的灯光现在却只属于阿鲁巴和西昂两个人。

  “勇者桑你在干什么啊?还不快睡觉。是想被我用棒球棒打晕吗?”

  明明是威胁人的话语,在这样的星空下似乎也十分轻柔。

  “我在想,西昂看起来真温柔呢。不,不只是看起来,其实一直都很温柔。”

  “...”

  西昂看着抱着小熊抱枕又睡去的人,心中感到温暖的同时却又是苦涩得不得了,他走上前去,更加仔细地观察阿鲁巴的睡颜。那是一张十分安心酣睡着的脸,仿佛在做着什么美好的梦而露出微笑。看着这样毫无防备的表情,似乎能感受到这个人对他的信任。

  这样就好了,他想,现在这样就好了。

  最终他在对方额上轻轻印上一吻,道了声迟来的晚安。

 

  阿鲁巴从地板上醒来的时候完全是崩溃的。明明昨天去向露基问了能让西昂早睡的方法,结果自己却睡着了。不知道昨天西昂有没有早睡啊,他看着床上的西昂忐忑不安地想。

  但西昂好像睡的很舒服啊?是不是做了什么好梦呢。

  再说,晚安吻这个东西真的可以消除压力促进睡眠吗?

——end★——

评论(6)
热度(29)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