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切实际存在的三次元人物无关!】


  基本设定


  レトルト

  尚幼时登基的国王大人,虽说有时会犯些不大不小的错误,但在百姓里意外地有人气。最近想着要把螃蟹加到国旗上去。

  キヨ

  国王大人的专属骑士,总是一副自大的样子,倒是相当不务正业。明明是骑士,却在城堡里穿运动服的奇怪家伙。

 

——


  呼吸与呼吸交错,大厅里还回响着刚刚肢体撞在墙壁上的声音。那声音绕着紧靠的两人旋转,与当中运动服打扮的人压低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我不服从。”

  那样不讲理的任务,他堂堂一个骑士怎么可能去做。

  “这是我的命令,我就是王国的法律,你没有权利拒绝。”

  望着眼前的国王仍然摆着的傲气表情,在被自己的近卫骑士压制在墙壁上也显得从容不迫。

  那副得意洋洋的表情看着多么让人不愉快。

  キヨ在心里“啧”了一下,感到不爽的时候从很久前心中就存在的欲望一点点膨胀起来。

  而看着自家的骑士表情越发狡黠的时候,国王大人由心里升起了不详的预感,他努力挣脱但是双手却被大力地抓住固定在那里纹丝不动,常年呆在城堡里坐着的他当然力气没有月不断训练的キヨ大。


  “放开我,这是命令。”

  “说了我不会服从吧?看来不让国王大人吃点苦头是不会知道的。”

  “你…”

  很不幸运的是因为面前就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当キヨ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他甚至连护卫都不会多带一个。

 

  “!?”

  虽然已经做好被糟糕对待的准备,但是这样地果然还是没有想到。

  炙热的气息迎面扑过来,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耳朵被温暖的触感包裹住了。一向耳朵比较敏感,而现在牙齿不断摩擦着那里,他想要出声遏制,但马上又被接下来的动作给吓到不敢说话。

  キヨ的手从披风的缝隙里钻进来,有一下没一下碰触着他,修剪过的指甲一下下划着他要腰部的皮肤。而且他能感受到衬衫的扣子被一粒粒地慢慢解开,皮肤暴露在冷空气里只是衬得指尖的温度更加灼人。


  “住…住手…”

  抗议在迎面而来的巨大压迫力里显得微不足道。


  好可怕。

  キヨ周身的氛围已不是每次相处时的轻松愉快,而像是在面对自己的敌人时的严肃和沉着。

  那种不自在的被压制并且随时都可能被夺去性命的气氛让レトルト想到了一些内心不愿意触及的事情。


  キヨ是在他加冕的时候算起就一直相伴他左右的骑士,虽然那自大的性格不讨人喜欢,对他也从来没有对待王那样的尊敬,但レトルト知道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他有危险,他都一定会义无反顾地保护他。

  但那仅仅是因为职责吗?

  他无法否定地是,在看到骑士拿着剑站在弱小的自己面前将自己保护在安全的空间里的时候,那背影有多么让人安心。同时,キヨ是城堡里和他年龄最接近的人,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即是他最亲近而且完全信赖的人。

  要是不是因为职责所驱,如果他不是是国王陛下而只是个普通人,キヨ还会像现在这样保护他?

  比如说现在没有了权利的约束,キヨ就像这样不考虑他情感地对待他,如果哪天他不再有留住他的意义,就连キヨ是不是也会离开自己。

  只有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要。

 


  当发现国王大人没了反应,キヨ才停了下来,望向他的时候却发现他低着头不知道什么样的表情,唯独只能看到通红的耳朵藏在有些长的栗色发丝之后。 

  本来想着自尊心极强的国王大人会强烈地反抗或者发火,然后自己就可以趁势停下这场一时而起的闹剧。但谁知道国王大人只是什么挣扎了一下就什么都没有做,在キヨ的怒气完全消失了之后,他才觉得不对劲。

  所以当他蹲下身来看到不可一世的国王大人微微泛红的眼睛的时候,他一瞬间慌了。


  “不要看我。”

  他用双手遮住眼睛,看起来颇有些无助。


  キヨ对レトルト这位国王大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在高高王座下仰视对方——仍然尚幼且孩子气的人坐在王座上,较大的王冠像个帽子一样遮住他一半的头,看上去是副不该做最高统治者的可笑模样,但那垂着眼看着自己时眼里的沉着(后来证实是装出来的)和冷静却不像个孩子。

  什么嘛,明明还只是个孩子却装出个大人样。

  忘记了自己还比对方小上两三岁的准骑士单腿跪在地上,双手伸向前接受自己一生的命运。

  他的家族一直是出色的剑士家族,所以他从小就接受剑术训练。每到新王加冕之时,新的骑士也要随之对自己唯一的主人献上忠诚。这是キヨ的命运,但他从不是个顺从命运的人。

  所以在过去的他看到レトルト从王位上走下来却被披风绊倒摔在他面前的狼狈模样时,他绝对没有想到未来自己会为这样一个国王效忠。



  而现在レトルト无助的样子和那个时候一模一样。

 

  “レト桑。”

  久违地没有这样亲近地称呼他了,キヨ伸出双手抱住面前的人,将头靠在对方毛绒绒的红色披风上。

  “对不起。”


  有多久没有这样碰触过他了呢?

  明明以前一直都很亲近的,但自从国家的发展走上正规,日渐忙碌起来的レトルト与他相处的时间也日渐减少。少到明明他就一直跟随在其身后今天一句话都没能说上。

  而好不容易闲下来之后被召见到大厅里,却被告知要派他远离国王的身边,一下子一直以来压制住的愤怒和感情就失去了枷锁一般地爆发出来,所以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感受到他的呼吸平静了下来,他才放开レトルト转而站在他的面前。


  “这样着急地把我推开,国王大人也有错。”

  “唔虽然你这么说了…但国王可是不会道歉的哦。”

  “而且命令还是命令,你还是要遵循。”

  “王的话不可以不听。”

  “如果国王大人叫我去死的话,我也会去死的。”

  “好,我现在就杀了你wwww”


  “www那…”

  回复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他就感觉运动服的领子被抓住然后往下以平常レトルト绝对不会有的力道被往下扯,然后在那之后就是温热的气息铺面而来,嘴唇被笨拙的动作堵住了。

  是一个如国王大人平日里为人一样笨拙的吻。

  真的和这个借口将他调离自己身边,其实只是为了让他好好休息的国王大人一样,说着偏离本心的话,无论如何都不肯坦诚地说句谢谢的レト桑一样,是让人忍不住去着迷的吻。

  那么笨拙,变扭,自尊心又强,却又温柔,单纯的一个人——他唯一的国王大人。


  我愿永远效忠于你。

  他在心里这样承诺,有如几年前跪伏在王座下的年轻骑士一样。


——end——


很乱来而且莫名其妙地对不起!


评论(13)
热度(43)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