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是40mp的那首不知道怎么翻就这样直译了(x)

侦探Kx怪盗R

尽是些奇怪的发展。

【与一切实际存在的三次元人物无关!】

——

  感情不是可能简单消失的东西,与人的生命机能紧密联系在一起,是人脑里不可磨灭的一个存在。

  本应该是这样才对的。

但是キヨ却在某一天突然觉得自己的感情消失了。

  来说明一下吧。キヨ,来自北海道的某个名侦探。颜值很高,智商很高,人很KY。是极少数拥有政府特殊颁发的侦探资格证书的人,其作用是秀一波自己的身份,除此之外并无什么用处。

  然后与任何一个侦探相似的,他有一个绝对不可小看的宿敌——怪盗R。

  要说起这位怪盗先生,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用类似于魔法一样的魔术技巧,将无数警察玩弄于手掌之中,据说曾把他逼入绝境的目前还只有キヨ一人。不过与一般怪盗不同的,他不将宝物归还,而是在政府颁出寻找宝物的奖励时赠送给穷人,又与之相同的,他因爱好而从事这一行,因此要准确定义的话,R大概介于侠盗和怪盗之间。

  说起这位怪盗先生和侦探先生的关系,那么故事就复杂了,总之还是来讲侦探先生被偷走了名为「喜欢」的感情的故事吧。

1.

  某个名侦探——キヨ,某一天发现自己无法喜欢上别人了。作为一个侦探,他虽然以周游全国抓捕怪盗为主,同时侦破一些小案件为辅来进行自己的工作,当然多亏他的侦探体质,他身边总是案件连连,虽说与很多女孩子有过短暂的接触,但目前还是单身的他就在那天被告白了。

  对方是这次被害者的妹妹,无论从什么地方看都是キヨ喜欢的类型。但当她红着脸说出“喜欢”两个字时,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冷静地不留任何余地地说着伤人的话语。

  当那个女孩子凑上来想要亲吻他时,他也是立马推开,然后转过身去。

  “キヨ君真是冷淡啊。”

  目送着女孩子哭泣着离开的背影,他那个永远只有早上在的好友——レトルト坐在椅子上托着腮看他转过身来。

  “我好像没有办法喜欢上她。”

  “这个受欢迎的现充一样的说法是什么?听着让人火大。”

  不,レト桑比自己想象中绝对要受欢迎得多。キヨ坐到レトルト对面的椅子上。

  “那レト桑有谈过恋爱吗?”

  “没有…”

  “这不是和我一样嘛wwww”

  喜欢上别人是什么样的感觉,キヨ不是没有体会过,只是侦探惯性的理性思考让他永远把感性排在第二位。但像现在谜一般的感情丧失这一类事情到真是第一次遇到。

  如果没有办法喜欢上其他人了,那么仅有的两种情况,第一以中二的说法来讲,他已经不是人类了,是超越之上的存在。第二就是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某个人。

  前者再怎么说也太无厘头了,所以提前删去。推理里常有的那个规律,删去所有不可能的情况后留下的那个再怎么奇怪也是正解——所以那份「喜欢」的感情是被谁偷走了呢?

2.

  “今天怪盗R的目标是?”

  一同回到公寓楼的路上,レトルト问他。

  レトルト是个推理小说家,与キヨ两人是在高中时期就认识的旧友,现在以收集素材为由的一直和キヨ待在一起。作为一个作家,レトルト应该也有着很强的观察能力和逻辑思维,但他却从不参与キヨ的案件,只是在一边安静地坐着观察,所以他的能力高低从中并不可以知晓。

  “那个「双子星」。”

  “摆在博物馆里的那个?还是个人拥有的那个?”

  “两个都要,这次R那个家伙还真是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啊,毕竟要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同时盗走一对宝石,该说不愧是那家伙。”

  “那么キヨ君决定去哪边等着呢?”

   “博物馆。”

  “诶?不是富豪家吗?”

  “博物馆那边是国家财产,警力比较多,但是富豪那边是个人财产,肯定防卫更加全面。”

  “但是如果是怪盗R的话,理由肯定不是哪边比较好攻破,而是应该会预料到我想到这一步而选择博物馆。”

  “这么确定?”

  “那家伙和我约好的,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抓住他的。”

  “嗯——但是怪盗可都是很厉害的哦。”

  “说起来,以前高中的时候レト桑还开过玩笑说要成为怪盗,但是现在却是畅销的推理作家。”

  “我的梦想其实已经实现了。”

  “诶——那么是说其实レト桑就是怪盗R吗?那我可是不会心软地去逮捕你。”

  说着,他以极快的速度抓过レトルト的手,又从口袋里拿出随身携带的手铐。

  “啪嗒”一声扣上的声音。

  确实手上还残留着刚刚皮肤的温软质感,但是为什么现在手铐那边却是空空如也呢。

  

  “嗯——那我拭目以待。”

  不知何时打开房门站在里侧的レトルト面向着他,手中转动着的钥匙串发出“卡拉卡拉”的金属碰撞声。

  诶?这句话是不是哪里听到过?

  确实不久之前在天台和R当面对峙的时候,那个时候气喘吁吁的自己许下了诺言。

  “我绝对会抓住你的!”

  “那我拭目以待♪”

  说着极让人感觉不爽的洋洋自得的话语,那个面带着双色面具的怪盗一挥白色的斗篷,然后消失在深蓝的夜空之中。

那么——レト桑就是那个怪盗R?

  不不不,再怎么说レト桑和R都不会是一个人。这么判断的原因有三个:第一,レト桑所说的梦想成真是指自己写的以怪盗R为中心的丛书,而真正的怪盗R肯定不会这样做。第二,レト桑曾经协助他一起抓捕过R,虽然那次是在一片烟雾之中,但两人确实同时出现了没错。第三,那个人虽然会写偷盗的行为,但是道德感极强的レト桑肯定不会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但是身形也确实相仿,就连怪盗标志性的鼻音也是和レトルト如出一辙,而且刚刚拿取他身上钥匙的技巧…

  该不会——?

  “咚咚。”

  又站了一会,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他敲响了レトルト的房间门。

  “什么?”

  保险栓依旧拴着,带着黑框眼镜的レトルト打开了门,キヨ观察到他手中还拿着只钢笔。

  就连应该休息的中午也还在写作,レト桑还真是敬业啊,也难怪这个人会成为当下最受欢迎的作家之一。

  “レト桑,我钱包忘了带了。”

  “哈?”

  “所以今天没有地方去,可以让我住一晚上吗。”

  “………”

  “拜托你了!”

  “キヨ君脑子真是不行啊,明明是个侦探,除了会探案以外不是什么都不行吗。”

  “这不是有レト桑在吗wwww”

  虽然是说了你最讨厌的谎言,但是为了证明你的清白,所以原谅我吧。他把口袋里的钱包藏藏好,跟着レトルト走进房间。

   一趴到乱呼呼的床上,精神也像是陷在棉花糖里一样慵懒,整个人都舒适了起来。如果是平时的话,レトルト一定不会让自己趴在他的床上的,现在估计是因为沉迷于写作而没有闲心来管自己。

  那么现在就睡一会吧。

3.

  所幸那个拥有「双子星」中之一的富豪家就在酒店附近,即便キヨ一觉睡到了十点半,赶过去也仍然来得及。预告书上的时间是一贯的第二天的1点25分,也就是25点25分。 

   「我将在11月15号的25点25分来偷走位于博物馆和藏于本尼德里克·法利先生家的双子星宝石两枚。——怪盗R」

  “那么现在场地准备怎么样?”

  再度确认了一下预告函上的时间,キヨ随手抓了一个警官问道。

  “是!现在在收藏室里设置了几层红外线,唯一的出口也有四名警卫看守。”

  “通风口呢?”

  “也照您所说的设置了守卫。”

  “天花板确认过了吗…?”

  “还没有。”

  “现在马上去确认。”

  “是。”

  “这样这边的守卫就完成了,那我去博物馆那边了。”

  “您不在这边吗?”

  “不了,我想要当面和他对峙。”

 

  キヨ匆匆忙忙地赶到博物馆的时候,正好是十一点半。和留守的警官打过照面之后,他便匆匆地来到放置宝石的地方。

  没有红外线也没有其他的警卫,但这边的难度更高也说不定,毕竟这边有他这个侦探在。

  “这就是双子星吗?”

   确实是很漂亮没错,肯定有很多人想要。但那个人,那个怪盗想要他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是为了得到宝物时的那种满足感?还是帮助穷苦的人时的心灵慰籍?

  很明显都不是这些。

  那个原因和キヨ的一样,是为了与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人交手时的竞争的感觉——心脏猛烈地跳动,血液鼓动着都指着“逃”和“追”这一个动作,大脑高速运转送出一个又一个指令。硬要说的话,这就是活着的感觉。

  我在享受着这个过程,而怪盗R那家伙也是一样的。

  我们是一样的。

  他几乎是瞬间下了定义。

  怪盗R没有准时出现。

  第一次出现这样情况。

  キヨ盯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很明显他已经迟到了三十秒。

  “不会是睡过头了吧?”他喃喃地自言自语。

  那个瞬间灯光乍灭,伴着哐当的声音,烟雾一下子弥漫开来,复数的人影在一片白色里若隐若现。

  来了。

  早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的キヨ带上防毒面具,在迷雾中搜索那个人。

  “居然睡过头了…我是怎么回事啊?” 

  带着浓重鼻音的那个声音毫无疑问地成为了指路牌,他朝着那个地方扑过去,奇怪的是明明感受到了身体的质感,却又是扑了个空。

  这和早上レト桑所做的一模一样。

  明明已经确定抓住了他的手腕了,却根本没有成功。这是什么技巧吗?而且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个技巧?

  “噢噢,这不是侦探桑吗?”

  面前白色的人蹲下,低着头看趴在地上的他,语气里毫不遮掩的戏谑和嘲讽让キヨ听着心烦。

  同时,无线耳机里传来的富豪家宝石被偷走的消息也让感到迷惑。这是什么谜团,一个人怎么会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这还真是狼狈啊♪不是说要抓住我的吗?キヨ君?”

  那个黑白冰冷的面具下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呢?会像是他这个存在一样有着一双诱人的眼睛吗?

  正是这样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怪盗,才更想要让他成为属于自己的东西,被自己囚禁住。想要折断他的翅膀,把这个人得不到的存在永远留在自己身边。

  但是他也享受着这个过程,如果对方不是他的话,如果逃的那方不是这位怪盗R的话,一切都没有意义。所以当他真的可以抓到他的时候,他可以下的去手吗?

  ——人类真是复杂的东西。

 

  而且那个离去的背影,怎么看都和今天在房间里看到的レトルト的那么相像。

  是错觉吗,但为什么他又会说出那个名字呢。

  “レト桑。”

  就在白色的怪盗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出声了。不出所料地看到眼前的人震了一下,随即转过身来。

  “你认错人了。”

  一字一字的语气似乎不允许他去否定,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怪盗R这么认真。

  “怎么样都可以,反正你现在是怪盗R。”

  “同时出现的诡计是怎么回事?”

  “如果现在将这个谜团解开的话,那么乐趣不就没有了吗?所以那个答案,请侦探先生用自己的手去寻找。”

  怪盗R几乎是语气冰冷地说着这句话。白雾之中的白色有些许迷人眼,キヨ觉得自己洞察一切的观察力在此刻却是捅不开这层迷雾,他可以通过一切的细节推断出一个人的所有,但唯独面前的白色却像白纸一样怎么都看不透。

  迷茫,在迷茫的同时心跳又开始不自觉地加快,从什么都不知道到什么都掌握在手里,无法否认他明显在享受这样的过程。

  这样的关系倒是让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站起身,面前一向气势汹汹的怪盗却是比他矮上半个头,这样的身高差让他不得不抬起头看他。

  “在笑什么?”

  “人在听到声音的一瞬间会分神,在那一瞬间做出反应来逃脱,那就是你的技巧吧?怪盗R。我在笑自己怎么连那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清楚。”

  还有自己为你所着迷这件事,也是直到见到你才真切地明白了。

  

  “猜中了,但是奖励可没有哦。”

  “侦探都是很任性的,所以那个奖励我就自己取走了。”

  キヨ往前一步走,在怪盗还没有发挥自己引以为豪的反应力时,捧住面具的两端,然后在面具应当是嘴的那个地方,轻轻地亲了一下,他可以感觉到面前的怪盗僵住了,反应过来之后飞快的推开了他。

  “你…你这家伙…”

 

  像是丧失了判断力,怪盗结结巴巴了一会,之后干脆自暴自弃地打破窗户飞了出去。

  这是说不过然后逃跑了吗?

  他目送着白色的身影再度消失在夜空中,其中还跌跌撞撞地险些撞上大楼。

4.

  另一方面,怪盗R或者换个说法,怪盗レトルト解除变装后匆匆忙忙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将写到一半的纸笔放到桌子上,他打算如预想一样伪造成自己还在努力地赶这期推理杂志上的稿子。

  真正拿起笔的时候却是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先是自己因为睡过头而耽误了时间,之后虽然计划如预想一样进行了,自己所玩的文字游戏和伪造的假象也成功地实施了,但唯一一点没有照计划而行的,キヨ的那个举动让他心烦无比。

  “什么奖励,那个侦探是笨蛋吗——?”

  レトルト自言自语着,想到那个意味不明的亲吻时却是更加烦躁。

  这样对待自己的宿敌,那个白痴侦探到底在想什么,他想表达什么?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明明他这个怪盗才应该是制造问题的人,现在这个侦探却是给他带来了这么一大堆的问题。

  而且他更在意的是,在キヨ凑过来的时候,为什么自己的心跳会不可抑制地加快?这种感觉反而像是自己也对那个人——

 

  够了,真是够了。 

  为什么自己要为这个事情心烦,他只要做好自己怪盗的本分就行了,其他什么事情都不用考虑。

  将冷水泼到脸皮肤上好缓解自己脸上的热度,レトルト回到房间里的时候,キヨ正好打开门进来。

  “レト桑我回来啦。”

  依旧是那副大嗓门,吵的人难受。

  “又没有抓住R?而且,快从我的床上下去。”

  “又被他逃掉了,怪盗真是狡猾。啊感觉好累,我要睡啦——”

  “倒是先去洗澡再睡啊。”

 

  レトルト又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15分,再怎么说都是该睡觉的时候了。于是他开始整理手稿,发现身后安静了下来,キヨ大概是睡着了吧,他这样想着,转身的时候手被冰冷的金属铐住了。

   这又是闹的哪出?

  “抓住你了,怪盗R。”

  “那个脑子没事吗,我是レトルト,不是什么怪盗R哦。”

  “还要掩饰吗?レト桑。”

  啊原来如此,已经暴露了吗。

  “那么把证据拿出来?”

  “很可惜没有。”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是怪盗R的话。キヨ君现在想做什么?”

  “让你把从我这偷走的东西还回来。”

  我偷走了什么东西?

  他陷入了迷茫。

  信任?精力?时间?

  感觉不是那么具体的东西。如果是初吻的话,不是这个家伙自己亲上来的吗,而且亲的还是面具,所以应该也不是那个。

  “他从你那偷走了什么?”

  “感情。”

  “诶?”

  “那个狡猾的家伙把我的感情偷走了。”

  和两人对峙的时候一样,レトルト的心脏又开始狂跳了,脸上也不可控的升温,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得病了。

  “所以我会让他还回来的,连同他的那份「喜欢」的感情一起,在我抓到他的那一天。”

这是什么,这个蹩脚得不得了的告白。

然后作为回应的,他说。

  “那一天永远也不会到来。”

5.

  “笨蛋侦探——”

  坐在展示台上得意洋洋地笑着的白色怪盗将手中的王冠——这次的目标带到头上,嘲讽地看着面前不可一世的侦探难得有的落寞的表情。

  “虽然上次算是我的败局,但是这次这个谜团你没能解开吧?那么这个宝物我就收下了♪”

  “区区一个小小的侦探还想抓到我怪盗R大人也未免太自傲了一点,我偷不到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可是没有的哦。”

  “上次的双子星,这次的王冠,当然包括你的感情,这些东西我一件都不会还给你。”

  “还有想来抓我的话就尽管试试吧,我拭目以待。”

  打了败仗的侦探勾起嘴角。

  “总有一天一定会抓到你的,就好好等着吧,怪盗先生。”

——END——

谜的解之一

  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x 咳咳www自己这里的想法是文字游戏→11月15号的25点25分可以有两个解释——前一天的1点25分和后一天的1点25分,所以reto桑只需要在当天的1点25和11月16号的一点25分别偷走宝物就可以啦www因为是文字骗局所以说是文字游戏。与之相对的伏笔是没有睡醒的怪盗R桑,只是因为连续作业而马上又陪同侦探先生侦破案子之后而劳累过度。

评论(26)
热度(59)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