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设定♪


  キヨ


  来自北海道的侦探,以“北之名侦探”而著称。总是以一副身着红色和蓝色运动服吊儿郎当的样子出现,让人充满了不信感。对自己的能力非常有自信,有的时候甚至是到自负的程度,此外还是个不得了的KY,会让委托人特别不放心的类型,总之看上去就不是很靠谱的样子。


  本人是无职,啊如果侦探事务所算是正经职业的话,可以说是个侦探。通过解决别人的委托(虽然大多是找猫狗和解决外遇问题)来维生,但也喜欢去各种各样的地方旅游,所以一年以内有一半时间都不在。


  事务所里养着一只叫做“勇者”的可爱黑猫,还有作为吉祥物的三只谜之玩偶。其中furby这个电子AI会和主人一起探案。此外之中还贴着某艺人的大量海报。


  作为侦探,具有极强的逻辑推理能力和行动力,但似乎容易妄下定论,所以探案过程总是一波三折。


  在北海道相当有名。


  近来迁到了东京,也因此认识了另一名侦探レトルト。为了破解厉害的案件和与レトルト竞争而在认识之后就一直跟着他行动。


  レトルト


  来自关西的侦探,有着所谓的侦探体质和关西腔。习惯以正装(即西装和礼帽)出场,在探案的时候还会带上黑白双色的面具(耍帅用)。有被人吐槽过为什么装束比起侦探更像是怪盗,对此表示自己本来的梦想就是怪盗。


  是社会人,有正经的职业。所以破案只是业余爱好,因为不知为何经常被卷入案件中,当中有一段时间一直宅在家里,一直在玩游戏,在这一点上算是和キヨ有共同语言。之后才开始做业余侦探。


  因为有侦探体质所以案件围绕,经常遇上杀人案(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被谋杀),也因此被锻炼出了看见尸体也可以做出冷静判断的能力。


  有着遍布全东京的情报网(大多都是已破案件),擅长情报收集以及场景还原,观察力也较强。但实际操作要麻烦得多,是需要一个人静静类型的侦探。


 


  p-p


  热销的推理小说家,有在推理杂志上连载短篇,也有在写长篇推理。思维严密,逻辑清晰,总是会用些奇妙的东西作为凶器,比如说果酱或是跳舞毯,非常有趣,每一次都给人不小的新奇感。


  同时是两位侦探的熟人,灵感来源有一部分是レト处理过的案件,会在其之上加入合理的想象。


  笔下的侦探不像是御手洗或是福尔摩斯那样的类型,而是有人情味并且可爱的人,非常受欢迎,似乎是以某位侦探为原型,嗯…是哪位呢?


是喜欢写连环杀人案和猎奇杀人案的类型,非常带感,主题也大多为体现人性的罪恶。


  和レトルト的相识很有意思,一开始就是冲着其经历去的。


  つわはす


  负责当地案件的警察先生。


  明明是警官,却不是很擅长和人打交道。


  私下里和p-p的交往比较平常,和其他两位侦探主要是工作上的往来,一直被安排处理两人侦破的案件,故因为两人的独来独往而伤脑筋。


  运势极好,体能也相当不错,虽然温柔又会照顾人,而且还有责任心,但好像不大受单位里的女性欢迎(原因不明)。游戏厨。


  非常担心p-p的生活环境和习惯,因此经常去他家帮忙。


  ♪关于平和组四人的关系♪

(剪头仅仅是表示两人关系并无恋爱意义)


  キヨ&レトルト


  K→R:


  自从两人第一次见面之后,キヨ就对那个可疑人士萌生了兴趣。


  那到底是作为同为侦探的吸引力还是不想承认他比自己要厉害的自尊心,总之想要更加了解这个独来独往的业余侦探。


  在和身为小说家的朋友聊天的时候偶然知道了他的传言,为什么说是传言呢?因为并没有人知道这位侦探的真实身份,只是知道他那一身黑色小马甲和浅绿色衬衫的标配,还有像是遮掩身份一样而佩戴着的黑白双色的奇妙面具和绅士礼帽。

 

  听起来简直不像是实际存在的人。

 

  但キヨ是确实见到过他的。


  在自己一直去的古董游戏店发生了杀人事件,似乎是某位熟客被谋杀了。


  明明是一眼就可以看出了破绽的简单案件,自己却一下子呆在原地什么动作都做不出。


  人遇到与死亡的事件时脑内总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即便他一直以侦探自居,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也就在他发呆的那段时间,那个人从最深处的游戏碟架子后缓缓走出并且开始仔细观察现场。无论是动作还是声音都丝毫没有受到浓厚的血腥味的影响,他冷静得不似常人。


  “香坂君。”

  游戏店的老板的声音意外地听起来很安心。


  “放心,请交给我。”

  或许是面具遮掩的缘故,被称为“香坂”的那个怪人,暂且这么称呼吧,他的声音带着不可忽视的鼻音。


  破案用时大概不过十五分钟,其细节观察之仔细让一向为自己的推理能力而自豪的キヨ也忍不住惊叹。


  明明他一直在旁边,却也没能派上用处,那个人身边总是围绕着一种不让人接近的气场,所以一直到他和穿着绿色连帽衫的警官打完招呼转身离去,他都没有想起要问对方到底是谁。


  也就在他目送黑色地背影离去的时候,伴随着挫败的心情,那种久违的兴奋感不可抑制地涌出了。


  自己一直追求的对手,就这么擅自地闯入了自己的生活之中。


R→K:


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感觉被人注视着了。


说是害怕或是什么的,看惯了尸体的业余侦探倒也不会有那种感觉,也或许是他觉得那视线并没有什么恶意吧。


就像是孩子观察蟹为什么要横着走的那样的目光,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


啊,蟹世界第一可爱。


不过完全对他没有影响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么一个大男人天天被人注视着肯定会多少觉得恶心。如果是可爱的女孩子的话倒是没什么问题的,就算是病娇也十分可爱。

 

至于为什么那么肯定那视线不是来自可爱的女孩子,那是因为这充满恶意的视线是从上往下的,侦探的直觉告诉他,肯定是个比自己高的许多的男性。



  那就一点都不可爱了。


  如果放置着不管,那么就算是神也会放弃的。


  在某天回到家时,看到个根本不认识也不可能认识的高个池面挡在自己家门口之前,他都是那么单纯地想着的。


  “香坂桑。”


这个称呼一出来,明明是见到沾满红色的死相惨状的尸体也不会慌张的レトルト却开始有些慌张了。对于现在还是普通装束的他却可以说出这个名字…


  “你就是一直以来尾随我的变态吗?”


他毫不留情地开口。


“没错不愧是谜之侦探,我就是…等等,我不是变态啊!?”


“啊原来如此你这是承认了对吧。”


“不是啊!?我是侦探,那个‘北之名侦探’的キヨ啊!”


“もしもし,请问是つわはす君吗?啊这次不是有案件,是有个叫カヨ的变态不良现在在我家门口。”


“www不是カヨ是キヨ啊,キ—ヨ—!”


“嗯,我知道了,是キヨシ君。改正,是キヨシ。”


“不对,不是尾随!只是前来挑战的!”


“挑战?就这身看起来像是只有被妈妈使唤只能不情愿地出门倒垃圾的neet才会穿的衣服?”


他疑惑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池面,没错正是一身根本就是邪道的红色运动服,不过就是这身衣服都能穿的这么池,神明大人也真是不公平。


“好伤人!?而且电话还在通话中不要紧吗?”


“没关系,因为根本没有打通。”

大概那个游戏厨的警官正在某个推理小说家家里玩游戏,当然在收拾房间也有可能。


看到这位业余侦探露出的嫌弃的表情,职业侦探(伪)表示自己收到了不小的重击。


“所以根本就是在吓唬我。”


“没错,对于犯罪者来说,面对着被尾随的人肯定会十分提心吊胆,如果这个时候找警察或者熟人的话很快就能让他动摇。”


“这是推理?”


“不,仅仅只是常识。”


背对他说着这句话,レトルト打开了自家的房门。然后在カヨ疑惑地注视下,他缓缓地说。


“将委托者置于门外可不是我的待客之道,所以难道还要我说请吗?侦探キヨ君?”


T→P:



穿着绿色连帽衫的青年打开门的时候先是被里面的脏乱程度吓了一跳。


明明自己之前才刚来过的,到底为什么会在短短几天内就变成这个样子啊?


或许是因为这位推理小说家的生活方式是个谜也说不定,总之他在肯定了这个想法的同时无奈地再一次给房间做了扫除。


p-p一直都没有出现。即使是对方约的自己,也并没有出现。


所以他在再三纠结了之后走进了友人的书房兼卧室。

扑面而来的是墨水的味道,p-p一直坚持着手写,尽管这个方法并没有什么效率,但按他的话说是“这样可以梗更给人灵感。”。



つわはす也曾试着用手写的方法去构思推理小说,却是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果然推理小说家都很难懂啊。


然后他注意到了在房间某个角落的黑色果酱。原来如此,这就是最近短篇里的掺着三氧化二坤的传说中的杀人凶器。



他努力抑制住嘴角的抽搐,一边给趴在桌上睡得昏沉的友人披上绣着苹果花样的毛毯,顺便帮他把地上的跳舞毯收起来。


看吧,果然推理小说家都很难懂吧。


没错,他的友人p-p是一位推理小说家,而且还是热销的那种,つわはす作为一名专门处理此类案件的警官,作为p-p的助手一方面给他提供有意思的杀人手法一方面帮他照料生活。


谁能想象得到为各位推理迷所喜爱的p-p老师其实对生活是那么一窍不通呢?


这是只有他才知道的友人,某种意义上他也因此而自豪着。


P→T


p-p睁开眼的时候,那位警官正毫无防备地在旁边睡着,自己是中午约他来的,而现在已经夕阳,可见他让友人等了多久。


他把自己身上的毛毯给つわはす披上,然后对声音和动作都十分敏感的警官一下子就醒了过来。先是紧张地打量着周围,看到他的时候才放松下来。


“下午好。”



“p酱下午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下,つわはす皱起了眉,“明明说好了在中午见面的,为什么睡着了啊?”


“那是…因为知道了一个很有趣的案件,所以一不小心就通宵了。”


“真是的,即使是小说家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又没有人催你写,下个月的稿子不是也已经准备好了吗?”


“但是一有灵感就…”


つわはす叹了一口气。


“控制不住对吧?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抱歉抱歉,下次一定不会了www”


即使这么说了,但以后肯定还会犯的。つわはす这么确信着。


“干脆以后我直接住过来照顾p酱好了——”


然后在那不久之后,这个flag真的实现了。


——TBC——


这篇可能会挺长,但我不一定有时间写完ww所以不打tag了…啊以后大概也只有一篇完结的才会打tag www


评论(13)
热度(21)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