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贺文

【与一切实际存在人物无关】
梗来自微博上看到的有关11区前辈们求巧克力的一百种方法(?)中的失败作回收box

总觉得这个微妙的名字很有KR两人的风格(误

像是小段子一样的谜之写法。

设定是学paro,KR两人相差一个年级,同时主持全身radio的午间广播。

1.午间radio  其一

  “那个啊。”

  “我最近有件很在意的事情啊。”

  “嗯。”

  “情人节。”

  “wwwwwwwwwww(爆笑)”

  “为什么要笑啊wwww”

  “因为情人节不能算是事情啊www”

  “不不,当提到情人节的时候就已经包含着‘为什么没有人送我巧克力啊!?’那样的感慨了!不过我要表达的并不是这个。” 

  “wwww那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为什么希酱不送我巧克力啊!”

  “wwwwwwwwwwwwwwwwwwwwww”

  “这么悲伤的事情レト桑不要笑啊wwwwwwwww”

  “抱歉抱歉ww一不注意就…”

  “wwwwww”

  “こんちゃわす!レトルトです。”

  “え…キヨです。”

 

  “这什么反应www”

  “不wwwww因为自我介绍开始地也太突然了吧?”

  “嗯…总感觉那个地方不知道怎么吐槽好,不知道要怎么传达到那根本是概率学里的不可能事件。”

  “一本正经地解释好伤人!”

  “但如果是我的话只要是可爱的女孩子的巧克力全员都可以收下哦!”

   

  “不愧是レトルト桑,是要花心吗——?”

  “才不会!只是每一颗巧克力里都包涵着女孩子的情意啊!那比什么都重要!”

  “真是不错的台词呢。”

  “我也这么觉得。”

  “这么说起来本命和义理的巧克力有什么区别吗?”

  “诶キヨ君居然不知道吗?明明是会受到大把女孩子爱意的类型?”

  “不知道哦?”

  “义理就是送给平日里对自己有照顾和帮助的朋友,本命嘛——”

  “嗯嗯。”

  “毫无疑问是送给喜欢的人的吧。”

  “那我岂不是收到过!?”

  “你收到过的吗!后来怎么应对的!?”

  “和其他的巧克力一起吃掉了,第二天说了谢谢…”

  “虽说是不知者无罪,但是这个做法wwwww也太渣了吧wwwww”

  “因为我当时不知道啊!因为总是听到班级里女生嘟囔着往巧克力里放头发和指甲什么的,那个时候还以为是做给仇人的。”

  “这认知是有多偏差wwwww但现在的女生真的会这样哦,说是会得到喜欢的人的回应什么的,好像是巫术的一种。”

  “还有往巧克力放青蛙肉之类的吓一跳巧克力,可能有些女生会做给全班人吃,然后也有害羞的做一大堆,只是为了给喜欢的人送巧克力。”

  “真好啊,青春——”

  “没错啊,青春——”

  “好!以上是来自两个完全(重音)得不到巧克力的人的感慨。”

2. 午间radio 其二

  “情人节的时候不总有那种没有勇气送出去的人在吗?”

  “嗯。”

  “所以啊,我想了个不错的办法。”

  “什么?”

  “这个!”

  “wwwwwwwwwwwwwwwwww”

  “这什么这个超级挫的纸箱子wwwwww”

  “哪里有非常挫wwwキヨ君试着把上面的话读出来?”

  “蜜柑?”

  “看背面!”

  “嗯……失败作回收box?”

  “没错!现在在听听这个radio的,对于没有勇气将巧克力送出去而失败的你们这些家伙!就把巧克力放到这个箱子里来,我会帮你们解决的!”

  “レト桑只是自己想要巧克力而已吧wwwww”

  “不要说出来啊wwwww而且巧克力我自己也会做wwwww”

  “噢!自己做吗!”

  “嗯,给p-p和twhs还有abu桑…平日里经常受到他们的照顾。”

 

  “等等,是不是漏掉了什么人?”

  “还有ushi,gatchman,另外还有fuji桑。”

 

  “我的份呢!?”

  “没有哦,因为我平时没有受到キヨ君的照顾吧?”

  “不不不,肯定有吧!”

  “什么时候?”

  “………”

  “看,果然没有吧。”

  “上个月借你运动服穿的时候!”

  “那个不算!因为衣服太长了要卷起袖子!而且外套都到大腿了根本没有办法跑步!”

  “但如果キヨ君那么想要的话,给也不是不可以。”

  “噢噢噢!”

  “就特意给你准备加了土豆的惊吓巧克力吧。”

  “一点都不上心!?而且也提前告知了没有惊吓的成分在!”

  “有哦,在你吃的时候有二次惊吓。”

  “那到底是有多难吃啊!?”

3.  情人节前夜

  「レト桑现在在做什么?」

  本来以为今天已经聊的够多的,结果却意外的接到了line的レトルト将手中的巧克力糊放下,匆匆洗了手后写下了回复。

  「在做巧克力,有什么事情吗?」

  「像中午说的!真的没有我的份吗?」

  「为什么我要特意给キヨ君做巧克力啊www」

  「因为明明是情人节却不送好友巧克力也太奇怪了啊!」

  「不是不是…キヨ君大概不是好友…那个…大概只是一般路人的关系。」

  「对已经一起做了半年广播的人这么说,レト桑还真是冷淡啊。」

  「而且怎么想キヨ君都会收到巧克力的,也不缺我这一份吧?池面真好啊——」

  「レト桑莫非是在吃醋?」

  「哈!?为什么Σ(っ °Д °;)っ 不不不不,怎么可能!?再说我怎么会吃キヨ君的醋啊!」

  「只是个玩笑wwwww」

 

  在收到了继续去做巧克力的回复之后,对面就再也没有回应了。简直像是在故意地逃避什么话题一样,匆忙地找了个借口搪塞了一下就避开了自己。

  说是为这种有意地避开一点都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但现在他脑子里完全塞满的是另一件事情。

  巧克力。

  不过这次其解释只是单纯的“为什么レト桑不给我巧克力啊?”

  他很清楚地知道レト桑是会在食物里倾注情感的类型,但是明明是喜欢的人,那份情感却不能让自己品尝到。

  就算只是不夹杂着喜欢的感情的纯粹的感谢也好,只要能让甜味融化在口里,心里想着“啊,这个是他亲手为我做的。”仅仅是这样就足够快乐了。

  可惜地是现实是骨感而又残酷的。

  时针不知何时已经指到十一点,不知道想些什么的他只是一下又一下的解锁着屏幕,看着两人line上的记录不动,脑中妄自揣度喜欢的人的想法。

 

  “一不小心就…顺势做多了…”

  同样仍然呆在厨房的レトルト望着桌上明显多出一份量的巧克力皱着眉。

  “果然还是自己吃掉吧。”

  这么嘀咕着,他把巧克力放进冷冻层里。

4.  情人节当日

  “诶我真的可以收下吗?”

  本来是来找迟到(将要)的搭档的,レトルト正好目睹了那个昨天还在厚颜无耻地和自己要巧克力的人收下可爱的女孩子的巧克力的场景。

  而且还是看上去感觉自己很不好意思一样的微微笑着,其实心里绝对超开心。

  看来今年也是这样,这种对所有男性来说的惨状——キヨ一个人收了起码七八盒的巧克力,不知道是让人羡慕还是嫉妒。

  因为知道会有这种事情,所以自己才不愿意准备巧克力的啊,反正给这种吃了也不知道消化到哪里去的池面吃也是浪费资源。

  这么想着,那边的人生赢家已经拿着粉红色可爱的袋子走过来了。

  “レト桑快看这个!”

  “已经看到了,现在的不良少年已经厉害到向女孩子索要巧克力了吗。”

  “不会啊!?而且谁是不良!”

  “那还不是キヨ君wwwww”

  “那么不良现在要向レト桑索要巧克力了!”

  “没有。”

  “真的没有!?”

  “毕竟一开始就没有给キヨ君准备。”

  一顺势就开始说谎了。

  其实他从一开始就已经买了キヨ那份的原料而且最终还是包装好带过来了,但果然口袋里这一袋还是随便塞给一个没有巧克力的路人吧。

  看着眼前キヨ明显的失望的表情他虽然有畅快感,但不知为何还有微妙的负罪感。

  ——

  直到最后レトルト都没有找到能把多出来的这份巧克力送出去的对象,一直到放学的时候路过衣柜看到那里贴着的形形色色求巧克力的纸条,他才想起来在广播室的门口还放置着「失败作回收box」这件事。

  换回了室内鞋之后慢悠悠地走向广播室,还看到各种各样告白的熟悉情节。一路上感叹着青春真好,他走到广播室的时候却发现门是开着的,而那个由蜜柑的纸箱充当的「失败作回收box」正端正地摆在桌子上。

  看来是twhs桑来收拾过了。他猜测到,将手拿出口袋的一瞬间,精心包装过的袋子掉了出来。

 

  反正也没有地方放,自己也吃太多甜食了,那么干脆就放进去吧。

  也就在那个时候,本来关的好好的门被拉开了。

  “嗯?レト桑为什么在这里?”

  “那应该是我的台词才对吧?足球部今天没有部团活动吗?”

  “今天主将请假了,所以休息一天!想着还有巧克力没有回收就过来看看,没想到レト桑也在。”

  他坐到椅子上,将箱子捧起来摇了一下,满意地听到了声音,打开之后却只失望地看到一包巧克力。

  “我也是想到了就顺路来看看。”

  “这个巧克力既然没人吃的话,那我就吃了哦?”

  “嗯…你吃吧…”

  “那我开动了!”

  本来在胡乱想些事情的レトルト刚刚才反应过来。那个箱子里装的并不是别的巧克力,而是只有他一个人的。也就是说,现在キヨ在吃的那个毫无疑问就是他一直不愿意送出去的那份。

  “这个好好吃啊!而且还是螃蟹形状的,莫非是レト桑的粉丝吗?”

  感觉一切都回到了原点,总觉得有种无力感,看着自己的搭档满足地吃着自己做的甜品时却又同时感到了一点点的开心。

  真的只有一点点而已!

  “但没有吃到レト桑的巧克力还是好失望…”

  “不,你在某个层面其实已经吃到了。”

 

  “什么时候?”

 

  “去年,因为和其他的巧克力一起所以大概记得不清楚吧。”

  “嗯——原来レト桑就是为了这个在吃醋啊。”

  “都说了我没有吃醋了!”

  “是是wwwww”

  “什么啊!这个敷衍的回复!”

  “我下次一定会好好吃掉的,所以下次レト桑一定要给我!”

  “已经没有下次了哦?这次就是最后一次情人节了。”

  “那没关系,我有毕业之后还会一直联系的自信!”

  “谁要和你这家伙一起wwww”

 

  这那之后的第二年的情人节,已经是大学生的レトルト被以前的神烦后辈强行登门索要巧克力,当然这已经是后面的发展了。

——THE END ——

评论(13)
热度(31)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