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很久以前的存档,可以写成长篇——
想着介绍里写着一月两到三篇发现根本没有到所以方了拿出来凑个数(x

血猎Kx吸血鬼R

  0.
 
  “啊你好?是つわはす君吗?”
  “キヨ君?现在是凌晨哦,你都不用睡的吗?”
  “抱歉抱歉,因为想到你是个游戏废人,现在一定还醒着,所以有件事情想问。”
  “说法超失礼!”
  “那个啊,解释缘由实在太麻烦了我就直接讲现在的情况!”

  “我啊,在这之前捡到了一只吸血鬼带回家了,现在该怎么办?”
  “……”
  “游戏废人桑?”
  “…这种事情——”
  “你倒是去问2○h啊!?”

  1.

  “他是这么说的。”

  被挂断了电话,キヨ关上手机,望向被绑在椅子上的吸血鬼——レトルト,后者此时正用一种“你是不是有病”的眼神看着他。

  嘛,总比其他一直用“看猪眼神”看着人类的吸血鬼好。

  “人类,您是叫做キヨ吗?”

  吸血鬼向后缩着身体,努力避开面前的锁链,体质问题让他不能碰触纯银的东西,虽然不知道这个将自己救回来的人类为什么会有这样贵重的东西,不知真假,但还是避开为好。

  这样的动作在キヨ眼里倒是非常憋屈,再和对方纯血的身份匹配上简直就是爆笑。于是他照做了,当着自尊心极高的吸血鬼的面非常没品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吵!?”
  “抱歉抱歉,没错我是キヨ。”
  “算了,没关系。キヨ桑,救了我这件事情非常感谢,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您。”
  “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要来拜托我,只要报上我レトルト的名号即可。但是在那之前,能不能先把我放开呢?”

  因为身为前·贵族,即使是对着人类也使用了敬语,加上对方再怎么莫名其妙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是要报恩的对象。回想到自己本来不善于争斗,却被卷入了吸血鬼之间的战争,以至于遭到偷袭,好不容易击败了追兵,却身负重伤在个小巷子昏迷过去,レトルト越发担心起自己的同伴怎么样。

  但是在那之前。喉咙干渴到火辣的程度,本就虚弱的身体因为这个原因越发冰冷了起来,大脑开始暂停工作,视野也恍惚着看不清事物。
  好想要血。 

  “那可不行。”キヨ与レトルト对上眼,将双手搭在对方身后的椅子上,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看着他,“毕竟レト桑可是吸血鬼啊,我要是被袭击了怎么办?”
  听到对方亲近的叫法,レトルト虽说感到了不愉快,但因其对自己有恩,他压抑了自己的不快,同时努力稳定自己的状态回答对方。
  “我才…不会做那种失礼的事呢!”

  咬着牙说出来的话语坚定地让キヨ也小小的吓了一下,这时他注意到对方压抑着的声线和嘴唇间露出的一部分小小的尖牙。
 
  “很抱歉地问一下,莫非现在レト桑想要吸血?”

  “不…没关系这种程度…唔…”

  沉默了许久被束缚在椅子上的吸血鬼只是发出小声的喘息声,紧盯着地面的瞳孔不知何时已现出淡淡的红色。
 

  深知失去理智的吸血鬼有多么恐怖,キヨ意识到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レト桑,忍耐一下。”

  当面对着只有孤零零一小袋血袋的冷冻层时,他才回想起昨天出任务时,其他的两包已经做了诱导用。本来昨天出门就是去总部取备用的份的,没想到却看到有名的吸血鬼贵族躺在小巷子里,身上还带着重伤,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然后自己就鬼使神差的将他带回来而将血袋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现在的情况太糟糕了,只有这么一小袋明显不够。和一个现在较虚弱但即将极度渴望血的吸血鬼共处一室,即便知道对方是多么温柔的人,自己也随时面临着被吸血过多致死的下场。

  现在的解决方法只有两个,要么杀了他,要么——
 

  脑袋过于昏沉以至于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明明距离キヨ离开房间才过了半分钟,レトルト却觉得这段时间格外漫长。终于感受到有人类的气息回到房间,在那同时,感觉到了温热的液体凑到嘴边的触感。

  下意识地张开嘴接受,入口是像是瓶口一样圆润的触感,随即血腥甜的味道侵蚀味蕾,麻痹感觉,一旦尝到了就不想再停止的盛宴。因为喝得过于急促贪婪,很快液体就已经没了,但思绪却叫嚣着再喝一点,再多喝一点。

  瓶口被撤出去,能感受到时间过了一会,再有温热的皮肤质感凑到嘴边。人血的甘甜香味在极近的地方散开,只要是个吸血鬼都无法抗拒这样的诱惑,放在平时レトルト说什么都会拒绝,但在这样虚弱的时候,本性主导意识。

  于是他张开口,将尖牙轻轻刺了进去。上方传来吸气声的同时,开始吮吸了起来。

  时间过了多久,キヨ也不是很清楚,失血的眩晕感让他的意识也稍稍有点迷糊起来。知道这点分量的血是不够的,又不愿意杀了对方,キヨ选了最简单直接的一个选项——将自己的血喂给他。

  因为手指上的血液较少,所以将手腕伸了出去,或许是这个动作实在有些变扭,再加上レトルト的身体还被束缚在椅子上,所以在キヨ的视角看来,レトルト正努力地凑上前去咬自己。

  时不时地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下伤口流出的血液,唾液和血液被一同吞下,而喉结随着动作不停的上下浮动,却同时又有注意不让伤口变得更深。只有咕噜咕噜的轻微吞下声和水声在周围响起。

  说是色气不如说是这样的动作看上去就和某种乖顺着舔着主人伤口的动物。

  “像猫一样。”

  虽然只取得了最低分量的血,但意识也更加清楚了些,身上的束缚也不知何时被解开,レトルト环视一圈周围,这才发现隐藏在很多细小地方的银器和武器,隔着走廊可以看到规格并不普通的冰箱。

  一切的线索都指向一个现实——他被吸血鬼的天敌救了,这是哪里的漫画发展啊。

  レトルト并不讨厌人类,对吸血鬼中企图毁灭人类的极端派也一向持有绝对的反对意见,但是再怎么看自己现在的处境也太危险了,不其实对方的处境也很危险。

  キヨ正坐在他面前那张小沙发上,闭着眼睛,手肘撑在茶几上扶住头,棕色的刘海遮住一半的眼睛,身上和手边都没有任何武器的样子。

  而且这个人类到底是如何在一个吸血鬼面前睡得那么没有防备的,这点也需要深究。

  但是在那之前,キヨ手腕上绑着的绷带怎么看都是自己造成的。

  人类身体中的和冷藏的血味道是有很大不同的,前者更加甘甜温暖,后者就像是鱼一样只有满满的腥味,让人尝起来不是那么舒服。

  所以现在,要拿这家伙怎么办?
  レトルト托着腮想。
  是好好地报答自己的救命恩人?还是把作为宿敌的吸血鬼猎人干脆地消灭呢?

  总感觉自己久违地开始困扰了。

——TBC——

评论(21)
热度(35)
 
© 秋麒麟 | Powered by LOFTER